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要谋国TXT下载 > 我要谋国 > 第2585章 谍影不在,李树花开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585章 谍影不在,李树花开


    柳明志等人尚未弄清楚发生了什么情况,一众谍影中身着黑斗篷的风王李玄双手一合朝着额头拍了上去。

    噗的一声闷响,风王李玄的尸体不轻不重的栽倒在了陵寝之前,留下了目瞪口呆的柳明志一众人久久无法回神。

    “李戡……李戡拜送风王兄弟。”

    “大哥,李虎不才,也先行一步了。”

    身着黑斗篷的雷王李虎紧随其后的步了风王李玄的后尘。

    “李戡拜送雷王李虎兄弟。”

    “大哥,李希亦先行一步了,你我来世再做兄弟。”

    “大哥,李奇先行一步,黄泉路上再见。”

    “大哥,李固先行一步,来世再会。”

    “大哥,李顺先行一步,下辈子仍为兄弟。”

    “大哥,李源……”

    “……”

    “师父,徒儿李悦不孝,下辈子再侍奉您老人家跟前,徒儿先行一步了。”

    “师父,徒儿李硕……”

    “主上,兄弟李福先行一步了,此生能在主上麾下效力,此乃兄弟福分,如有来生,兄弟依旧愿意为陛下,为主上再效犬马之劳。”

    “主上,兄弟李驰……”

    “……”

    每一句话语落下的同时,便有一位谍影密探额头溅血的栽倒在了李政皇陵的陵寝之外。

    柳大少回过神来,看着一个个慷慨赴死的谍影密探,急忙挥舞着双手瑕疵欲裂的跑了过去。

    “住手,全部都住手,你们一个个的都疯了吗?你们知道你们现在再干什么愚蠢的事情吗?”

    柳大少麾下的一众人马也因为柳大少的呼喊声从惊愕中回过神来,急忙跟柳大少一样朝着一众谍影密探跑了过去。

    然而看着一众一个接着一个慷慨赴死的谍影密探,他们身体轻颤的站在一旁却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为好。

    二十多位尚且存活的谍影密探完全无视柳大少的行为,依旧反反复复的跟影主言说一番简短的话语,随后对着李政的陵寝叩拜了一下,双手一合朝着额头的位置横拍了上去。

    “住手,老子让你们全部住手,你们是聋了吗?全部都给老子住手!”

    “主上,兄弟李生先行一步了,来生,来生咱们再好好的喝上一杯。”

    “李戡拜送李生兄弟。威武!”

    “……”

    “李戡拜送李仁兄弟,威武。”

    “老子让你们住手,你们都疯了吗?全都疯了吗?”

    在柳大少嘶哑的喊声中,最后一个谍影密探生息全无的栽倒在了主陵断龙石之外的黄土地上。

    除了影主李戡之外,六十二名谍影在短短的盏茶功夫之间无一存活。

    影主全身颤抖着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斗篷,举止艰难的对着六十二位谍影密探的尸首行了一个隆重的大礼。

    “李戡,恭送……嗯哼……恭送众兄弟功德圆满,请诸位兄弟先行一步,李戡随后便来,咱们黄泉路上再相逢。”

    “王……咳咳……王爷。”

    柳大少听到影主的话语,毫无风范的跌坐在地上眼神沉痛的盯着影主。

    “你们……你们这是何苦啊?活着不好吗?

    只要你们愿意与我和平相处,柳明志从来没有想过要对你们斩尽杀绝。

    今日咱们明明有那么多冰释前嫌,罢手言和的机会存在,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为什么非要选择这样的结果啊?

    为什么啊?这是为什么啊?

    前辈,在这样天下安宁的盛世之下,六十多条人命,六十多条人命一盏茶的功夫就这样全都没了啊。

    你们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啊?”

    “王……王……王爷!”

    “你说,你说,你有什么话赶紧说,我听着呢!听着呢!

    我洗耳恭听行了吧?我洗耳恭听还不行吗?”

    “多谢王爷,如今我谍影各部……各部人马之中,所有的先天高手与半步先天的高手皆以命丧于此。

    之所以要跟王爷麾下众高手拼杀一场,不过是吾等想要死的体面一些罢了。

    谍影密探从现在开始就已经名存实亡了,仅剩下的那些弟兄已经对王爷您再也造不成什么威胁了。

    请王爷牢记方才的誓言,一定……一定要饶了他们一命啊!”

    “我答应你,答应你了还不行吗?”

    “咳咳……多谢王爷恩典,李戡来世再报此天大恩情。”

    影主对着柳大少行了一礼,斗篷上血迹斑驳的朝着主陵入口跪行了过去。

    “历代先帝在天有灵,诸事悉知,非是老臣不忠,实乃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今李氏一脉实无英才,老臣有生之年纵然……嗯哼……吭哧……纵然肝脑涂地亦无可扶之主。

    若是强行逆天行事,不过是枉造杀孽,致使生灵涂炭罢了。

    历代先帝皆是圣君,定不希望见到天下因此动荡不安,望历代先帝谅老臣无法尽忠复国之罪。

    有心复国,无力回天;皇天不佑,匹夫奈何,匹夫奈何啊!

    睿宗,武宗,老臣尽力了,老臣尽力了呀。

    三拜顿首,愿两位先帝谅解老臣的失职之责。”

    影主对着断龙石方向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随后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影主强打起最后的精神对着不远处的柳萱招了招手。

    “柳家丫头,你来一下。”

    柳萱娇颜一愣,俏脸犹豫的看向了大哥,询问他的意思。

    柳明志犹豫了片刻,默默的对着小妹柳萱颔首示意了一下。

    柳萱微不可察的点动臻首附和了一下,急忙莲足轻移的跑到了影主的身旁。

    “前辈,您找晚辈来有什么事吗?如果您有什么吩咐,只要不违背道德侠义之本,晚辈定然全力以赴。”

    影主看着俏脸楚楚动人的柳萱,黯淡无光的双眸之中欣慰之色不言而喻。

    “丫……丫头……咳咳……盘膝坐下,气行大周天。”

    柳萱看着生命垂危的影主银牙一咬,毫不犹豫的盘膝坐在了影主的身前,一双玉手搭在双膝之上开始气行大周天。

    “你……你不怕老夫我会害你吗?”

    “我……我……临死之人,其言也善,晚辈相信前辈不会害萱儿的。”

    “咳咳咳……咳咳咳……好心性,丫头你这豁达的心性可比你大哥强多了。”

    “前辈,我大哥其实不是那种人,他看似吊儿郎当,纨绔成性,可是他真的是一个至情至性的人。”

    “老夫……老夫明白的。”

    影主话毕猛然盘膝坐起,枯槁的双掌直接顶在了柳萱的脊背之后。

    “气行周天,灵台清明,真气贯穿任督,复行七经八脉,以丹田之气为始,行于膻中……再行……”

    在众人的目光之中,影主与柳萱二人全身真气肆虐的旋转着升起到了半空之中。

    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真气汹涌着涌入了柳萱的体能,而影主花白的胡须也在因此一点一点的逐渐发白,最终变成了如雪一般的雪白模样。

    数盏茶功夫左右,两人的身影轻轻旋转着落到了地面之上,影主噗的一口鲜血喷洒在了柳萱的脊背之上,身体不受控制的朝着地面砸倒了下去。

    柳萱急忙停止运气转身朝着影主看去,伸手扶起了影主的肩膀抱到了自己的腿上。

    “前辈?前辈?你怎么了?”

    “丫……丫头……以后大龙天下的江湖武林……武林之事就交给你来镇压了。

    老夫……老夫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我?”

    “前辈请说,萱儿答应,萱儿答应。”

    “老夫一生……一生无儿无女,老夫请你叫……叫我一声爷爷可好?”

    “好好好,爷爷!爷爷!爷爷!爷爷!”

    “哎!哎!……吭哧……哎!好孙女,爷爷现在真的是死也瞑目了。”

    “不会的,不会的,萱儿这里有疗伤的丹药,萱儿马上取出来喂着你服下,等一下,等一下,萱儿马上……”

    影主看着被自己最后的仅存一些力道点住穴道一动不动的柳萱,趴伏在地上艰难的朝着前方的皇陵入口处爬了过去。

    地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鲜血,影主终于在距离皇陵五步左右的位置耗尽了全身仅剩的一丝力气。

    目光模糊的望着洞口中李政的画像,影主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眼中闪烁着黯淡无光的光芒。

    ——

    “神相,难道老夫真的穷尽毕生之力也无法匡扶旧主,复辟李氏山河吗?

    神相你素来有天下第一相师的美誉,还望神相你看在先帝在世之时与神相的交情之上,给老夫指出一条匡扶李氏河山的明路。”

    “阁下,非是老道不愿相助,实在是天意难违啊。”

    “请神相大发慈悲,给我李氏一脉指出一条明路吧!”

    “这……待老道我先卜上一卦吧。”

    “李戡多谢神相,多谢神相。”

    良久之后。

    “阁下,李氏确有一线出路,可是对于阁下来说,所要付出的代价不是一般的大啊!”

    “不管什么代价,老夫皆无怨言,神相明言便是。”

    “谍影逝去之日,则是紫薇帝星如日中天之时,届时天下安宁四海升平,在某处龙脉之上将有一株含苞待放的李树花开悄然绽放,再放光彩。

    也就是说,只有谍影不在了,大龙彻底的安定了,才有那一株李树花蕾能够绽放光芒。

    此不在非普通之不在了啊。”

    “什么?这……神相难道是要老夫去死?”

    “唉!是谍影!”

    寂静许久以后。

    “谍影不在了之后,那株李花真的能够绽放光芒吗?”

    “然也。”

    “再问神相,老夫死后,李氏一脉的下场如何?他们还能够像现在一样安然无恙吗?”

    “殊途同归,一如既往。”

    “多谢神相,那么老夫刚才所求之卦?”

    “如日中天,君临天下。”

    “明白了,老夫告辞。”

    “阁下可想好了?这是一条不归路啊,天意难违,阁下何必非要逆天而行呢?

    有些事自己有定数,你纵然去送死,虽然能够改变了定数的规律,但是终归改不了定数的结果,老道希望你三思而行。”

    “多谢神仙美意,食君之禄,为君分忧,老夫万死而不悔。

    早晚不过是一堆的枯骨罢了,何足挂齿。”

    “唉,这本经书你拿去翻看一二吧,起码能在你西行之前了却一桩你的夙愿。”

    “多谢神相,老夫愧受了。”

    “吭哧……吭哧……噗……”

    天地苍茫,日月昭昭。

    陛下,惟愿你我二人来世复为君臣。

    影主朝着皇陵入口伸去的颤抖双臂,终究是无力的摔落在了尘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