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行踏天涯TXT下载 > 行踏天涯 > 第一八八六章 凌波战七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八八六章 凌波战七


    张天流见孤清脸色后一愣,忙苦口婆心道:“我们是有感情基础,但这种感情出于恩情,有爱么?没有,爱哪能是平白无故就来滴?别把想在一起等当成爱,那是喜欢,喜欢有太多种了,我就很喜欢你啊,是因为你漂亮得无药可救,我这颗爱美之……哎呀这说起来没完没了,总之,谈情说……说啥都影响道心,如今你当以事业为重……”

    孤清点头道:“公子总喜欢把简单的事情说复杂了。”

    张天流冷笑道:“你好像看不起我!”

    孤清摇头道:“会看不起公子的,只有公子自己!”

    “四号在你面前鄙视我了!”张天流瞬间就抓住了原因。

    孤清赌气似的道:“公子不总是在鄙视自己吗?”

    “无以言对啊。”张天流长叹一声,然后将终于完成的念头打入卓星随眉心中,继而一脚将他提出符遁,再遥指一点,封印解除!

    “魔道狗贼!”卓星随一瞬间就爆发出惊雷般的怒吼,继而扑向假大师兄。

    卓星随的突然出现,把不少凌波弟子看得目瞪口呆。

    眼看他气势腾腾的杀来,前面的人赶紧让开。

    “受死!”卓星随手握长剑一剑斩下,剑刃落在厉还衣剑衣上时,登时爆发出一声金鸣,震得周遭凌波弟子们的双耳如被针扎。

    “剑衣神通又如何!哈哈哈……”卓星随突然癫狂一笑,身上一层光影浮现,显化出与他一般无二的青光虚影。

    凌波弟子见此更加吃惊。

    谁也没想到他竟直接用了元神出窍,他想干嘛?

    还没想清楚,眼前景象就给了他们答桉。

    卓星随元神化为一柄青色巨剑,朝着厉还衣直刺而去。

    青色剑尖与黑色剑衣相触瞬间,竟什么都没有发生,两者彷佛不在一个世界,又犹如两面海市蜃楼的交叠,有形却无质的互穿而过。

    然而青色巨剑穿透了剑衣,却没法穿透厉还衣。

    转眼间,青色巨剑全部没入了厉还衣体内。

    下一刻,厉还衣身体一震,周身剑衣开始时虚时实。

    凌波弟子见此顿时大喜,知道卓星随是豁出命给他们争取破防的机会。

    众人还谈什么客道话,开始拼了命的狂攻。

    “笨啊,应该蓄好力,等剑衣消失一瞬间再上啊!”张天流说着,突然一胳膊搭在孤清肩上。

    他感到孤清的身体立刻绷紧,便得寸进尺的身体一软,与孤清娇躯贴得更紧密了,还一边摸着腰带,一边嗅着她发香,语气很低并富有磁性的笑道:“在我们九州,勾肩搭背都是哥们干的!”

    孤清似有所觉,脸上的红晕退去,不羞不恼道:“这是清儿第二次与公子肌肤相亲。”

    “啊?第一次你给了谁?”张天流故作阴沉,但有气无力的低音还是出卖了他的状态。

    长期的元神演剑,压榨了他太多的元神之力,虽然他能保持不亏空,但对于这种突发事件他不会考虑。

    将所有可能突发的危机都去考虑的话,还怎么修炼?

    留着一点精神,遇强敌用传送阵逃走便是。

    而他这点精神,却用在了卓星随身上,以至于现在的状态随时都可能睡着。

    孤清知道公子在强撑,没有点破,一边笑着道:“以前公子怕我冒进入石狮,抓着人家的手不肯放!”

    一边帮他从腰带里摸出一个木盒,取出一根烟放到他唇齿间。

    “这特么也算?”张天流叼烟的嘴角,挤出一抹苦笑。

    孤清指尖一缕灵火飘出,为公子点燃养神烟道:“公子没有为清儿的莽撞置之不理,越发让清儿认定公子是可以托付之人!”

    张天流深吸一口烟,边吐边感慨:“罪孽啊,罪孽!”

    看到公子都摇摇欲坠了,孤清一掐法诀,一团灵雾浮现在他们脚下,继而孤清跪坐下来,抚平裙摆,仰头看着公子。

    “别闹。”张天流哭笑不得。

    “其余女子便行,清儿便不行?”孤清不悦道。

    “哪来的什么其余女子?”张天流没好气道。

    “宫禾。”孤清目光犀利道。

    “额……”

    张天流一屁股做到灵雾上,盘起腿,手掐琉璃诀,结出琉璃心印,目光则盯着战斗道:“年轻嘛,难免兽欲膨胀,有油必揩,没油也要挤出油来揩,如今老啦,还出家当了几十年和尚,红尘啊诶……”

    话没说完就被孤清揽着脖子,把头摁在了腿上。

    “公子专心观战即可。”孤清目光落在厉还衣身上。

    这一战是罕见的元圣之战,且是不同的两种神通碰撞,若能从中窥得破解之法,对两人都有极大的帮助,不然张天流早回去睡大觉了。

    表象,不过是凌波弟子围攻厉还衣这根木桩。

    若不已元神侵入厉还衣识海,无法看到他们在用何种神通较量。

    不过两人都有自己的观摩之术。

    孤清的剑意灵觉,能感知到两种不同的剑意在碰撞,凭此可推演双发实力的差距与所用剑法,包括厉还衣受到了何种限制。

    张天流较为直观,透过厉还衣身上细微的变化,特别是表情,加上识气观察厉还衣体内真元流动,大致能算到他的情况。

    “心脉受阻,应是卓星随冲入的第一剑贯穿元神心脉所致。”

    张天流刚说完,孤清便道:“难怪他剑意断断续续,不如卓星随一气呵成,可惜卓星随也只重创了这一剑,他便反应了过来。”

    张天流笑道:“哦,难怪了,这手经脉抽搐得,还以为他在打河蟹呢,感情是拼上了,不过由此看来,老太太的神通领域应该是在他识海里,卓星随进入他识海等于进入老太太神通领域。”

    “公子说的没错,两人不仅拼上了,且互有损伤。”

    “这么看来,假大师兄很强了,他肉身不吐纳,显是被老太太神通压制,而卓星随肉身持续吐纳,看来老太太的神通领域对他没有造成影响,这种情况下,还能和卓星随斗得旗鼓相当,假大师兄拼剑技术不弱于我啊。”

    “凡修得剑衣者,拼剑之技都是顶尖的,想分胜负,不能光拼剑与身,还要拼意,假大师兄剑意更强,若非元神心脉受阻,卓星随现在已经败了。”

    好不容易恢复点精神的张天流,闻言顿时累如死狗,有气无力道:“别提什么剑意,头疼。”

    孤清笑着给他轻抚太阳穴道:“公子现在拼剑虽不会弱于任何人,但也胜不了剑衣者,反而会吃了剑意孱弱的亏,言语不是对任何人都有效的!”

    “你怎么也关注这种八卦?”张天流苦笑。

    他的事迹早就传到了离海,连怎么胜的阴明殿主,都有人去分析。

    论拼剑实力,没人相信雾里散人能跟阴明殿主持平,现在最高的评价是四六开,雾里散人占四。

    但为何赵阴明反而败了。

    这就要说到他先被张天流破了手筋,然后一路穷追勐打,不给片刻喘息,最致命的是他叨叨不休,给赵阴明整破防了!

    结合东天涯上,雾里散人言词戏耍小年轻,至此,他嘴遁的功夫就传开了。

    甚至有人传言,天阙四十七子不是实力不济,而是心态不行,让雾里散人活活喷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