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科幻小说 > 数据废土TXT下载 > 数据废土 > 第八百六十二节 交易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八百六十二节 交易


    关于第二个办法,陈兴情报有限,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头绪来。

    但是他想着想着,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这件事情非常奇怪,让他的注意力转移了过去。

    他记得第一次试验天外飞轮的时候,由于九重奏只有十秒,当飞轮到达地面的时候,增幅时间已经过去了,所以飞轮没有被强化。

    但是在昨晚六位天琴乐师的战斗中,他的飞轮是加载了九重奏的,并且这个作用一直延续到最后。

    经过几个小时的反复思考论证,他想到了原因。

    原因在天外飞轮的核心能力上,回旋之力!

    九重奏增幅的是回旋之力,而回旋的过程中,如果没有外力是不会损失动能的。也就是说,当卫星发射的那一刻,飞轮的回旋力增强了,即便九重奏作用消失,回旋之力依然存在。

    就像抽打陀螺一样,一旦飞出去,陀螺就自成一体,不需要鞭子再加力,除非是因为空气和地面的摩擦让动能消耗掉了。

    上次是以尸王为对象的,切割了对方一条手臂,然后飞轮就离开了,无法在使用回旋之力攻击同一个目标。

    他只能小幅度调整飞轮的飞行方向,并不能让飞轮折返回来。

    而国主大厅里是全封闭的,弹开的飞轮撞在墙上,回旋之力会通过与墙壁摩擦,将一部分回旋之力转化为飞行速度,结果就是像弹珠一样来回弹射。

    只要利用好飞轮与目标互相弹射的效果,就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在目标之间来回窜动,如果是放到密闭空间,效果会更加惊人。

    解决飞轮的事情,他把注意力重新回到舒穆香莲的事情上来。但可能是昨晚折腾得太累了,想着想着,他就在王座上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

    灯火朦胧,他醒了过来,眼前模糊的画面逐渐清晰。

    熟悉的酒吧,大猫趴在缺角的木桌上搭着呼噜。

    记忆回溯!

    他马上意识到,他的记忆回溯被激活了。但清醒的状态只有一瞬间,仿佛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驱使,意识逐渐变得迷糊起来,如真似幻,扑朔迷离。

    “龙河电台夜间播报……”

    “冰蓝城大统领白夜风华在强袭天琴堡成功后,竟然做出了天人公愤的残酷之事。”

    “人类生存委员会秘书长强烈谴责这种非人道的行径,并号召成员国共同谴责。”

    “拉姆斯登泪洒当场,泣不成声……”

    “白夜风华,看似冰心玉壶,风华绝代的一个奇女子,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人间魔鬼。”

    “其丧心病狂,令人发指,竟然在夺城之后,下令屠城!”

    “超过十万无辜市民死于屠杀之中,天琴堡血流成河,哀鸿遍野!”

    “天琴第二集团军最高统帅舒穆香莲发表演讲,举国同悲,共赴国难!”

    “天琴第二集团军与同盟决裂,离开防线,朝天琴堡方向全速挺进!”

    屠城?

    十万无辜市民死于屠杀!

    陈兴猛然惊醒,心脏砰砰直跳。没想到白夜风华的第二条路,竟然是屠城!

    他不禁有些害怕这个女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实在是太狠了,狠到令人发指。

    想到她风轻云淡的样子,想到她用平和的语气下令屠城,竟然有些不寒而栗。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翠丽丝是疯,阿丽雅是狂,白夜风华是泯灭天良,大恶似善,无情似有情!

    本来还想深入“交流”一下的,现在是一点儿胃口都没了。就算她脱光了躺在那里,摆成大字形,他也硬不起来了。

    拒绝她的提议?

    他是冰蓝城丞相,大统领就是再大的官,也是他的下属。

    只要他拒绝,白夜风华是不敢抗命的。

    但是拒绝,会怎么样?

    陈兴渐渐冷静下来。

    很快他就发现,若是大军无法渡河,他在天琴堡,就会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

    就算翠丽丝赶过来坐镇,没有常规部队,魅魔军团也会被五国联军的人海重创。

    到了那时候,隔岸观火阿丽雅会不会伺机而动,悍然出手?

    棋盘上,大王永远只能跟大王对子,否则得不偿失。

    失去至尊强者的威慑力,结局就是被迅速蚕食,一败涂地。

    陈兴忽然意识到,如果不能让大军渡河,今天的胜利就只是一个笑话。

    当诺顿、红桑、晓月、尼斯四国的援军抵达之日,就是他陈兴灰溜溜地弃城逃亡之日。

    今天所有的努力,都将功亏一篑,两卫遭受重创,改造人军团全灭,然后他会成为一个笑话。

    或许从此一蹶不振,退出权力的舞台。

    失败、屠城、杀公主。

    这样看来,选择似乎并不困难。

    陈兴从来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既然想清楚了前因后果,就该做出决定了。

    常言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对不起了……”陈兴自言自语地说着,从王座上站起来,看向身边的爱音,“带我去囚室,我要见舒穆香莲。”

    “是!”

    片刻之后,陈兴来到囚室外,改造人守卫打开门,陈兴走了进去。

    房间里陈设很简单,一张铁床,一个洗漱用的脸盆,里面放在香皂毛巾等洗漱用品。

    陈兴进来,舒穆香莲的情绪没有丝毫波动,只是呆呆地坐在床沿,望着墙壁发呆。看来昨天晚上的折磨,还没让她缓过劲来。

    隔了一会儿,陈兴率先打破沉默,开口道,“没有什么话要说吗?”

    舒穆香莲缓缓转过头,有些漠然地看着陈兴,然后理了下垂在脸侧的发丝,将其撩到耳后,然后问道,“你来这里,是要杀我的吧?”

    陈兴愣了一下,没想到舒穆香莲会猜到他的意图,但这毫无根据,于是他反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你还会良心发现,为昨晚的邪恶行径来跟我道歉?”舒穆香莲苦笑道,“那肯定是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

    “既然你知道我的来意,那我们就开门见山地说吧。”

    这种说话氛围让陈兴感到很不舒服,所以他想尽快解决。有时候遇到为难却又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就会像喝中药一样,赶快一口闷下去,免得太过于苦涩。

    舒穆香莲看着陈兴,沉默不语。

    “你还有什么愿望吗?”

    舒穆香莲回过头,望着空荡荡的墙壁,久久不说话。

    陈兴没有催促,都要处决别人了,还不让别人思考一下人生,那就太残忍了。

    在这段时间里,陈兴又自我怀疑了一下,他这样做,算不算是拔鸟无情的典范了?

    许久过后,舒穆香莲回过头来,注视着陈兴,露出一个微笑,说道,“丞相大人,我想跟你做个交易。”

    她的笑容不是勉强挤出来的那种,而是由内而外,真心发出来的笑容。陈兴看着有点儿诡异,背脊有些发凉。

    “说说看。”

    “你问我还有什么愿望,是不是心里对我还有些愧疚?”舒穆香莲的笑容愈发地甜美,“要不然以你丞相大人的地位,随便抬抬手指,就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为你干脏活。”

    陈兴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平心而论,他不想杀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大美人儿。就算他自己不享用,留给哥布林也好啊,可以多培养一些自爆兵。

    “我有一个办法,可以替大人减轻辣手摧花

    的负罪感。”舒穆香莲说道,柔腻的声音中带着诱惑。

    “有话直说,别拐弯抹角的。”陈兴催促道。他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磨蹭太多时间,徒增烦恼。

    “真是无情呢……”舒穆香莲评价道,然后收敛笑容,认真地说道,“如果丞相大人能答应我,让小妹香菱继承天琴王位,我就自己了断,不用脏了丞相的手。”

    “嗯?”陈兴面露疑惑,“为什么,你大哥不是挺合适的吗?”

    舒穆衡远在天琴公国的威望仅次于父亲德远公爵和二弟舒穆冰尘,由他来继承王位,等于顺水推舟,不费力。

    “他是个逆子,亲手杀害了自己的父亲,我没有这样的大哥!”舒穆香莲眼中透出浓浓的恨意,咬牙道,“这样的人,没有资格继承王位!”

    “这可由不得你。”陈兴冷笑道。一个阶下囚,还想改变他的决策,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丞相大人,您别着急,听我跟您好好分析。”舒穆香莲身体前倾,搂住陈兴的手臂,胸前的饱满帖了上去,柔声细语,一副亲昵的样子。

    “您说得没错,舒穆衡远确实是天琴王位的最佳人选,无论是国内的威望还是政治手腕,都能让他顺利登基,反对的声音会降到最低,但您细想一下……”

    “一个亲手杀害自己父亲,为利益出卖亲姐妹,又拥有足够的威望和强硬的手腕,这样的人,您用起来会舒服吗?会安心吗?”

    她抬起睫毛,注视着陈兴,一副真心诚意的样子,“大人,您假设一下,您若是离开天琴堡,舒穆衡远是否具备谋反变节的条件?”

    “香菱就不一样了,她还小,涉世未深,什么都不懂,又特别害怕丞相大人。”

    “丞相大人说什么,她就听什么,不敢有任何违逆。”

    “这样的傀儡,不正是丞相大人需要的吗?”

    陈兴是个聪明人,一点就明。关于让大王子上位这件事情,他确实考虑少了。

    他只想到大王子现阶段能够安抚门阀世家,却没考虑到更远的事情。让这样一个人登基,他确实是会寝食难安。

    “可以,你说的这件事情,我可以答应,让你的妹妹,舒穆香菱登基。”

    “多谢丞相大人成全!”舒穆香莲面露喜色,起身跪在他面前,“妹妹登基,舒穆家能延续下去,我也死而无憾了。”

    “请丞相大人赐我一把小刀,两个小时后,您再派人过来。”

    “我同意你的请求,不过……”陈兴顿了顿,眼中透出一丝邪恶,“在那之前,我们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接下来,还要按照白夜风华的意见,录制一些小视频。

    舒穆香莲透过陈兴眼神,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怒火烧心,讥讽道,“丞相大人,您还真是物尽其用呢。”

    临死前还不愿意放过她,简直坏到骨头里去了。

    片刻之后,囚室的门缝中传出压抑的喘息,一段时间后变得高亢而痛苦,如同哀鸣的雀鸟,一直持续了几个小时……

    又过了几个小时,当守卫送来晚餐时,就发现舒穆香莲死在床上。她是剖腹自尽,死状惨烈,肠子流了一地。

    “爱音,把她的脑袋砍下来,连同录像一起送给舒穆香兰。”

    陈兴没有到现场,而是吩咐爱音处理后续的事情。

    “丞相大人,请允许我将舒穆香莲的尸体冷冻保存,送回河雀公国,王族血脉是非常好的实验素材。”

    “另外她的头部我们也会做急冻处理,并用寒冰石器皿盛放,确保脑部的活性。”

    “如果将来能夺回来,我们可以进行一个全新的实验。”

    “行吧,随你们处理。”陈兴兴致不高地抬了抬手,让爱音去办事了。美人香消玉损,他还是有些遗憾的,特别是最后还在人家身上快活了一把,多少还是有些歉疚的。
《数据废土》相关推荐:第九特区诸天大道宗修真聊天群签到仙武世界,打造气运神朝惊悚乐园我从凡间来宰执天下网游之邪龙逆天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无限之浮游天下萌宠兽王:七夫娶进门恐慌沸腾超级黑科技宅第七感诡妻一枚睁眼撞鬼君子好囚莽开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