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军事小说 > 隋末之大夏龙雀TXT下载 > 隋末之大夏龙雀 >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一场喜来一场悲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一场喜来一场悲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尉迟恭收兵返回临羌城,盘点了一点战果,击杀的敌人倒是没有多少,但缴获的粮草却是有不少,毕竟松赞干布和韦义策两人是准备将战线推到临羌城的,然后再行后撤,坚壁清野,吸引大夏上钩,所以在大营之中准备了不少的粮草的,没想到,这个时候,尉迟恭突然袭击,加上韦义策在暗中配合,才会导致这些粮草轻松的落入大夏之手。

    “可怜李勣耗尽心力,才搜刮了不少的粮草,现在这些粮草都落入我等之手了。”程咬金洋洋得意,虽然很这次最大的功劳并没有落入自己的手中,但好歹也是打了一场胜仗。

    “哼,程咬金,你看看这些粮草,在高原上,能种植出水稻吗?”尉迟恭冷笑道:“这些都是从中原运出去的,这些该死的商人,将中原的粮草运到了吐蕃,反过来,让这些吐蕃人来打我们的。”

    众人纷纷看着眼前花白的大米,连连点头,这些粮食不就是在江南种植的水稻吗?必定是那些商人偷运到吐蕃的,才会成为吐蕃人的粮草。

    “大将军,不管怎么样,我们这次可是取得了胜利,斩杀了吐蕃大将乞力,也算是一场大胜了,接下来,就是松赞干布了,不知道让他若是知道了临羌城之战会有什么样的想法。”李景桓笑呵呵的说道。

    “还能怎么想,他们加快行军速度,前往乌海大营,要么就是留在当地,等待我们送上门去。”李景智冷笑道:“坚壁清野,诱敌深入,不就是如此吗?”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这边接下来怎么办?”程咬金迫不及待的询问道:“是追击,还是留在这里,等待着敌人的到来?”

    尉迟恭和裴元庆两人相互望了一眼,脸上顿时露出一丝迟疑来。大军出动就意味着粮道会出现问题,按照大夏以前得到的消息,吐蕃将会坚壁清野,以空间换取时间,甚至还会向水源的地方,丢弃污染物,制造瘟疫,大夏为了保证大军的前进安全,不仅仅是要运送粮草,甚至还会运送水源,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工程。

    若是留在临羌城,等待敌人上钩,这些事情自然是不用考虑,只是敌人会上钩吗?这次是大夏主动进攻,而不是被动防御,等着敌人上来送死,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进攻吧!虽然会有许多问题,但是我们也不能不进攻啊!”尉迟恭想了想,才苦笑道:“而且这个时候敌人显然是没有准备好,这个时候进攻,可以出其不意,快速的解决敌人,让敌人的一些手段还来不及准备,或许我们可以打一个时间差,让我们快速的解决敌人。”

    “不错,战争是我们挑起来的,战争的节奏也应该由我们来掌握,什么时候进攻也应该是由我们说了算。”裴元庆也赞同尉迟恭的观点,左右都是要进攻的,总不能留在临羌城,当一个缩头乌龟,这不是大夏的作风。

    “既然两位都同意进攻,那就进攻,骑兵迅速出发,紧随在韦老大人之后,快速的解决敌人,若是能占据乌海大营,就是我们的胜利。”程咬金见两人都同意了,自然是不会反对,实际上,他也是想进攻的,只是自己不好做主而已。

    “那就留下三万人马,驻守临羌城,护卫粮道,征召周围牧民,运送粮草和水源,其余的二十七万人马,一起压上去。”尉迟恭想了想询问道:“更或者现在就分兵,一部分兵马走多塘,一部分兵马走多弥?”

    “先去乌海再分兵,敌人的乌海大营将是我们的第二个大营,作为粮草和中转,两位认为呢?”裴元庆望着地图建议道。

    “不错,先去乌海,击败吐蕃大军的主力,然后在分兵,敌人就算想施展什么诡计,只要主力被我们击溃,剩下来的就是秋后的蚂蚱,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程咬金嘿嘿的笑了起来,虽然有些猥琐,但胜在稳妥。

    “两位殿下以为如何?”裴元庆还是很给李景智和李景桓面子的,三位主将定下规矩之后,询问了一下李景智兄弟。

    “我等兄弟二人是三位将军麾下的校尉,听令行事就是了,不会有其他的想法。”李景智赶紧说道。李景桓也跟着后面点点头,两兄弟还是知道分寸的,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既然如此,让李德謇、韦思言、许敬宗领军三万留守临羌城,我等立刻率领大军追击,让松赞干布不会有可趁之机。”尉迟恭虎目扫了众将一眼。

    “末将等谨遵大将军之命。”众将轰然而应。

    第二天的时候,尉迟恭率领大军二十七万人出了临羌城,李德謇、韦思言率领三万大军死守临羌城,护卫粮道。

    李德謇作为李靖的长子,作战的机会很少,论军事才能自然是不能和李靖相比较,但作为大将军之子,不想上战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不立下军功,连降级世袭爵位的机会都没有,现在李靖年长,随时都有可能驾鹤西去,李德謇随军出征也是应该的事情。

    不过,到底是大将军之后,军中的二代,只要跟随大军出征,立功的机会自然是有的,这看守粮道自然也是一件功劳,而且二十万多万大军出击,如同雷霆一般,沿途根本无人能抵挡,在后方呆着根本就不会有事,护卫粮道更是不会,就是事情琐碎一些。

    而在前方逃跑的韦义策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收拢兵马,顿时气的跳了起来,不仅仅乞力死了,连带着自己的嫡系兵马都损失了不少。

    “朗日,你这个该死的家伙,若不是你擅自逃跑,怎么会导致全线溃败?”韦义策逮住了朗日,面色匀称,连花白的眉毛都跳了起来,大声训斥道。

    朗日也很郁闷,忍不住分辨道:“老大人,并非末将擅自逃跑,而是军中有人高喊,引起了军中将士的恐慌,末将是被裹挟着逃走的。”这的确是事实,这件事情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虽然他很想逃走,可是他自己还没有喊出来,就被其他人喊了,自己只能跟着后面逃走了。

    韦义策和韦松囊两人相互望了一眼,这父子两人当然知道这里面的情况,这件事情,就是他们父子两人干的。

    只是这件事情也只有父子两人知道,是不可能说出来的。

    “哼,别人喊了你就逃,这是你手下的士兵喊的吧!这都是你治军不严造成的,若不是你,怎么可能全线溃败?导致乞力将军战死疆场?这都是你的罪过。”韦义策面色阴冷,淡淡的说道:“这次战败,老夫也是有罪的,有罪之人不能处罚有罪之人,这件事情,老夫会禀报赞普的,你我都等候赞普的处罚吧!”

    “谢老大人宽恕。”朗日听了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的性命暂时是保住了,心中对韦义策很是感激,若是这个时候韦义策杀了自己,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

    “报,老将军,敌人兵马出关,有几十万人,都是骑兵,浩浩荡荡,根本就看不到头。”远处,有哨探飞奔而来,大声禀报道。

    “什么?敌人出关了?”韦义策脸上露出惊骇之色,实际上心里面也是很震惊,近三十万骑兵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是吐蕃所有的兵力都集中起来,才有的兵力,若不是自己的弟弟和儿子都在大夏军中,韦义策都认为这是大夏傲灭了自己了。

    “父亲,敌人为何会来的这么快?难道不等赞普了吗?”韦松囊忍不住询问道。

    “敌人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听说大夏的皇子早就到了临羌城,可是我们的赞普,现在连乌海都没有到,敌人为什么还要等下去呢?”韦义策冷笑道。

    他眼珠转动,却是知道这里面的问题,一旦自己战败的消息传到松赞干布耳中,对方肯定会撤军,然后实行坚壁清野,污染水源。

    大夏此举就是要打的吐蕃一个措手不及,让松赞干布没有机会来这一招。只是他想到,自己的身后有二十万大军的时候,韦义策心里面还是有些紧张的。

    “几十万大军?就这样杀上了大非川?”韦松囊还是有些担心。现在的大非川已经不是当初的大非川了,大夏兵马纵横大非川多年,对于大非川上的一切也是很熟悉的,吐蕃兵马在这方面根本就占不到任何便宜。

    “可不就是吗?赞普算计了对方一回,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再怎么算计也没有任何用处,对方根本就不和你说这些无用的东西,直接派兵杀过来了。”韦义策冷笑道:“也不知道大将军那边是什么情况,依老夫看在,这场战争的主战场还是在北方,若是在北方我们击败了大夏的骑兵,南方的那些步兵根本就那不算什么。”

    他心中有些不满,这么好的几乎,就是被李勣给破坏掉了,不然的话,这个时候战争都已经结束了,松赞干布或许都成了自己的俘虏,自己也就成了大夏的功臣,哪里有这么多的事情,还要耗费自己最后的一点元气。

    正在官道上游山玩水的松赞干布并没有当初的急切了,尤其是得到李勣奏报之后,这种急切的心情更是消失了。

    李勣居然在南线消灭了五万大军,这是何等的大事,莫说是自己,就是自己的老子,在反抗中原的过程中,也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战绩。

    “大夏也就是传闻中的厉害,实际上也不过如此,或许当年的大夏已经腐朽了,李煜当了皇帝之后,享受荣华富贵之后,再也没有昔日的英明神武了,这次居然损失了五万大军,也不知道大夏的将军们是怎么打仗的。”松赞干布扬起手中的战报之后,哈哈大笑,这是他两天来,不知道多少次观看手中的战报了。

    “是啊!传闻大夏皇帝身边女人很多,这些女人为了他生了许多儿子,他甚至连这些孩子面都没有见过,只是随便取个名字而已,然后继续沉浸在美女的怀抱之中。”禄东赞脸上也露出不屑之色。

    这些消息都是他从那些中国商人口中听来的,这时候虽然有些不屑,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件让人非常羡慕的事情。身为一个男人,难道不想拥有这样的生活吗?

    “苏勖告诉我,说中原的王朝都是如此,在建国之初是非常厉害的,但很快就会没落下去,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你看到了吧!现在的大夏也是如此,想当年,大夏是何等的厉害,也不知道消灭了多少国家,可是现在呢?还不是被李勣消灭了五万大军吗?”松赞干布得意洋洋的说道。

    禄东赞听了也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也不知道大将军现在到什么地方了?”松赞干布脸上露出一丝思索来,他想到了李勣送给自己的密信,上面的内容让他心惊胆战,但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高明之处,难怪能灭掉对方五万大军,自己是比不过对方。

    “赞普放心,既然大将军已经做出了安排,想来是不会出问题的。赞普只要等着好消息到来就行了。”禄东赞安慰道。

    禄东赞的话音刚落,远处就有骑兵飞奔而来,松赞干布望了过去,脸上露出一丝担忧之色,心中生出一丝不妙来,好像有了不得事情发生。

    “赞普,大夏三十万骑兵出临羌城,韦老大人战败,现在大夏兵马已经朝乌海大营而去。”果然,不好的消息传来,震动了松赞干布。

    “大夏的兵马为何会出兵?”松赞干布很想骂一顿,不是说好了会猎的吗?现在连面都没有见到,怎么就展开了进攻了呢?想到对方三十万骑兵进攻,莫说是韦义策三万大军,就是自己率领的二十万人马,也是小心翼翼的。

    “老大人那边情况怎么样?”禄东赞赶紧询问道。

    “折损了过半兵马。”哨探大声说道:“韦老大人敦促赞普火速进军,若是迟了,乌海大营恐怕会抵挡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