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商运红途TXT下载 > 商运红途 > 第1860章 针锋相对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860章 针锋相对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马副乡长——”众人异口同声,吴一楠错愕,竟然那个在县府电梯里遇到的漂亮女孩马兰!

    此时的马兰,成熟了许多,基本上没了吴一楠眼里的清纯,有的是娇媚和干练。

    “大家都别看我,我敬完咱们的縣長,再敬大家!”马兰扭着腰姿来到了华乔山跟前,眼睛勾勾地看着华乔山。

    “吴書記,这可是咱们宁山县的美女乡长,媚着呢。”吕世平轻轻地咬着吴一楠的耳朵。

    “我见过,原来是县府办的工作人员。”吴一楠随口说道。

    “呵呵,看来有些故事你也知道。”吕世平嘿嘿笑了二声。

    吴一楠一怔,道:“什么故事?我跟她只是一面之交。”

    “好,如果你有兴趣,往后我跟你说说。”吕世平诡秘笑笑。

    吴一楠点头,眼睛看着马兰,心想:这么一个姑娘能捣鼓出什么故事来?

    此时的马兰已经举起杯跟华乔山干了起来,一杯下去,在众人的欢呼之下,又满上了一杯,对大家说道:“这杯是我敬大家的,谢谢各位!”

    众人高兴举杯,同时喊道:“一口闷,一口闷!”

    华乔山笑着挥了挥手,道:“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咱们的美女吧。”

    “没事,一口闷就一口闷。”马兰娇手一挥,一杯酒就要往嘴里倒。

    “行了,我来吧。”华乔山把马兰的杯子抢了过去,二话不说直接下肚。

    吴一楠看出了微妙,脱口道:“有故事!”

    “岂止有故事!”吕世平紧接着搭了过来。

    吴一楠笑笑,不再吱声。象这种老套路的故事,对于吴一楠来说,见多不怪。但原本给吴一楠很好印象的马兰,似乎有点诡秘,吴一楠莫名的有点儿伤感。

    华乔山帮着马兰把酒喝了,众人了不敢在起哄,马兰也趁着酒兴说道:“感谢华縣長帮我挡酒……但是,这酒呢,我还得喝下去,这可是我敬大家的,怎么好意思让华縣長代劳呢。”

    尼玛,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吴一楠愣傻,马兰跟华乔山似乎有故事,可这故事让人费解!

    就在众人发愣之时,马兰已经把酒倒满,一口闷了下去。

    华乔山也不尴尬,更没有恼怒,而是带头鼓掌,连声叫好。

    就在这时,孙定其端着酒杯在县.委办主任叶志迅的及几个人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孙書記来了!”众人立即息声站直。

    按级别大小,孙定其敬完酒后,才轮到华乔山。可孙定其还没开始敬,华乔山已经走到了他的前面,这不仅是官场的大忌,更是对孙定其的不尊。

    看着孙定其已经来到桌旁,华乔山微微地点了点头,道:“孙書記,不好意思,我已经敬过了。”

    这是赤果裸地向孙定其示.威,所有在场的乡镇一、二把手都愣了,吴一楠却饶有兴趣地看着孙定其,他倒是想看看孙定其怎么收拾华乔山。

    “呵呵,敬过了,你就先离开吧。”孙定其满脸笑容地说道,就象对一个老朋友说话那样。

    华乔山怔了怔,他根本没想到孙定其会来这么一招,不怒不恼不争,满脸笑容让自己退下去。

    这样的情形,自己还能挑起什么?再挑的话,在这些乡镇一、二把手面前,自己会完全失去威.信!

    想到这里,华乔山嘿嘿一笑,道:“好的,我也应该敬下一桌了。”

    孙定其也没吱声,示意服务员给自己添酒,然后举杯给大家敬酒。

    一轮下来,孙定其微笑着挥手让众人坐下,众人很听话,都坐了下来,唯有马兰端着酒杯还站着。

    “怎么了?马副乡长,你要跟咱们書記平起平站啊?”叶迅志开了句玩笑。

    “呵呵,不好意思,我是邻桌的,过来给大家敬酒呢。”马兰脸色绯红,低声说道。

    孙定其心里一怔,联想到刚才华乔山在这里敬酒,没有作声,点了点头,向大家说道:“好了,你们慢慢吃慢慢喝,我们到下一桌去。”

    ……

    看着孙定其离开,马兰便往吴一楠的身边来。

    “吴書記,我敬你!欢迎你加入我们!”马兰笑得很灿烂,端着酒杯看着吴一楠。

    “谢谢马副乡长!”吴一楠赶紧站起,酒杯跟马兰碰了碰,想说些什么,却欲说不能。

    马兰黑亮的眼睛跟吴一楠对视了一下,仰头把酒喝净,道:“欢迎吴書記有时间到我们巴头乡指导工作,我在巴头等你!”

    “不,不,我去向你们学习!”吴一楠的脸莫名地有点儿红,谦逊地说道:“我刚来,很多不懂,需要学习,到时候你不怕我去打扰你们就好。”

    “马副乡长最喜欢男人去她那里,她怎么可能怕打扰?”宁玉琴拖着怪调把话搭了过来。

    马兰抿嘴笑了笑,温和地说道:“宁镇长去我更欢迎,只是我们巴头那么偏僻的地方,宁镇长不会感兴趣。”

    “我又不是男人,是男人的话肯定往你那边跑。”宁玉琴眨眨眼,没有放过马兰。

    看着宁玉琴谁都想压,谁都想欺负,吴一楠借着自己几分醉意,道:“宁镇长,你可是女人,没有男人去看的女人,岂不是白做女人了?”

    吕世平忍住笑,装模作样的拍了拍吴一楠,道:“少说话,小心吃枪子。”

    宁玉琴白了一眼吕世平,冲着吴一楠说道:“你怎么知道没有男人去看我?看我的男人绝不是那些三教九流,都是有身份的!”

    吴一楠嘻嘻一笑,道:“街上的那些小混混去看你,他们也是有身份的男人?

    全桌的人终于爆笑,马兰捂着嘴巴转过脸去。

    宁玉琴咬着牙冲着吴一楠骂道:“吴一楠,你就是一个流氓无赖!怪不得你去性蚤扰人家女老板,怪不得你被开除公职!”

    “宁镇厂,你怎么把工商局的错误决定翻出来说事?工商局都公开道歉了,而且也撤消错误决定,还给吴書記恢复公职和职务,难道你不知道?”马兰当仁不让地冲着宁玉琴说道。

    宁玉琴一咬牙,转脸对马兰说道:“你这么了解他,你这么帮他,你跟吴一楠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男女关系!”马兰笑嘻嘻地说道。

    “好,你记住你说的话,你们是男女关系!”宁玉琴说完,一摔手转身离桌。

    吕世平耸了耸肩膀,对吴一楠和马兰说道:“你们做好准备,以后有你们有好果子吃!”

    吴一楠眯缝着血红的眼睛点了点头,冲着吕世平一笑,道:“到时候兄弟你救我一把。”

    “还有我,吕書記也要救我!”马兰笑着说道。

    ……

    一个星期后,县.委書記孙定其召开关于加强蔗区管理提高蔗农收入的紧急会议,县领.导.班.子成员悉数参加。

    孙定其明确提出,降低蔗农的支出成本,提高蔗农收入,并要求主管领导深入蔗区了解情况,以古宁镇蔗区管理为示范,全面整顿蔗区,提高蔗农收入。

    作为主管蔗区领导的华乔山,马上提出了异议,他说:“降低蔗农支出成本,提高蔗农收入,这当然是件好事。可要看怎么个提高法!如果牺牲糖厂的利益,增加蔗农的收入,那是不可取的。糖厂也要吃饭,对不对?那些外商到我们这里投资糖厂,人家也是奔着赚钱来的,如果没有钱赚,谁来投资?”

    孙定其不动声色地抬眼问道:“华縣長,依你的意见,怎样才能又不伤及企业的利益,又能提高蔗农的收入?”

    华乔山耸着肩膀笑了笑,道:“孙書記,我记得前年我们就以这个为主题,开了一个调研会,调研会还根据实际情况制定了相应的措施,特别是在提高蔗农收入的应用上,收到了很好的效益。孙書記,你查查原来的资料,原来蔗农的收入是多少,现在又是多少?”

    华乔山不把一把手放在眼里,大会小会只要有机会都跟孙定其抬杠。孙定其似乎无奈,却又装着有意谦让的样子。现在华乔山明摆着不支持孙定其的建议和意见,直接把孙定其怼了回去。

    “华縣長,你也算算,现在的物价是原来的多少陪?”孙定其面带微笑地看着华乔山,道:“你再算算,原来农民请人砍一吨甘蔗是多少钱?运到糖厂的运费又是多少钱?还有化肥等等,这些成本都在涨,农民的收入涨了多少?你算过没有?”

    “孙書記,你的调查不够细致,太粗糙了!”华乔山歪着头看着孙定其,手指轻轻地敲着桌面,道:“原来糖厂的收购价是多少?现在翻了多少赔了?”

    县.委副書記方永明终于忍不住,接过华乔山的话,道:“华縣長,如果按照糖厂收购价来算,糖厂现在的收入比原来增加了好几陪,相对来说,支出成本却大幅下降。这是为什么?这个你调查了没有?”

    “方副書記,这么小儿科的问题你也来问我?”华乔山很是恼怒,除了孙定其,没有谁敢这样质问他。

    方永明不理会华乔山的不悦,继续说道:“这不是小儿科,这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原来糖厂收购甘蔗,蔗农砍蔗三天之内全部运进厂子,可现在要多少天?最少十天,最长的达一个月。大家都知道,榨糖就是把水分榨掉,把糖提炼出来。这十天半个月一个月的,蔗农砍下的甘蔗水份流失了多少?一吨甘蔗运到糖厂只有0.7吨左右。糖厂就是以这样的方式降低成本的!”

******

    “啪!”华乔山一掌拍在桌子上,大声说道:“我作为主管蔗区的领导,我不同意这样的做法!孙書記,现在意见都还没统一,你就要出措施,你想搞一言堂吗?”
《商运红途》相关推荐:万族之劫我真没想重生啊都市之最强狂兵女总裁的上门女婿最强狂兵史上最强炼气期都市极品医神校花的贴身高手顶级神豪都市风水高手学习会变强花都侠盗行最强谍影特工末日仙尊步步高升超能力时间停止不做余欢水两晋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