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盛世女侯TXT下载 > 盛世女侯 > 第564章最后一案的审判(3)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564章最后一案的审判(3)


    天成郡主一出现,便径直走进了公堂。不多会过后,云殊亦走进了公堂。

    与他同队的还有一些其他的官员。其中还包括了一些得到了旁听权的朝臣:譬如岑隐,又譬如敬王府敬王之类。只这会儿竟还未见时非晚。昨儿个闹腾着要上状书的沐熙也暂未见露面。

    这阵仗一起,百姓们的喧哗声已是更甚了:难不成,刚刚这位大哥之言为真?

    “郡主,怠慢了!”喧哗之中,这时云殊已走上了最前头的高座,一看下边天成郡主,便笑道:“实在是郡主涉及此案,知此案一些过往,本官依法办事,不得不召郡主前来。”

    接着又道:“来人,给郡主赐座。”

    众人见此,这才一笑,了然的议论道:“原来只是盘问!”

    “郡主是此案的受害者,昨日定北女侯那出戏也牵扯到了敬王府,自然得寻郡主前来问话。”

    这般一议,不知不觉便渐渐安静了下来。一个个好整以暇的瞪看着云殊,不少人一副检验作业的架势环起了胸,那眼神,似乎齐齐在说:“哟!瞧这小白脸,毛长齐了没有!看你怎么审!看你能审出什么花样来!”

    “咳……”云殊乃是工部之人,还是头次见这等场面。这会儿摸着案板一时间心抖了三抖,不多会后竟还挂起了一抹一丝也不严肃的笑,道:“来人,传齐屿!”

    不多会后,一个男人被带上了前来。。

    “齐屿?”

    这男人一出场,静默的百姓们瞬间又静不住了:

    “齐管家?建安伯府那位?是他吗?”

    “好像是嘿。我见过,就是他!呀,不是说逃跑了一直还没被抓到吗?难道逮着人了?”

    “齐屿抓到了,那这案子可不就好审了吗?”

    “哇,有看头!齐屿竟然抓到了!那审他不就完事了!”

    “郡主。”只众伙未想到的是,云殊这会竟是将视线转向了天成郡主,问道:“郡主,他,你可认识?”

    “不认识。”天成郡主摇摇头

    云殊干净的眸子眯起了笑,“那这封信,郡主也不认识?”

    云殊派人呈出了一封信。而后,道:“念!”

    一名随从打开信封,念道:“郡主,鸳鸯亭中一会——齐屿!”

    此念一止,信被铺展开面向了众人。围堆在此的百姓们环胸的胳膊肘忽然一落。

    “郡主既不识,昨夜为何出现在了鸳鸯亭中?而且,还与这位齐屿,相会了!”云殊又笑道。

    此问声止时堂外再次一寂。

    “此信是我的。”天成郡主沉默了片刻,接着才答道。

    “我敬王府中也有一位仆从,叫齐屿。一月前,他因蒙了点冤,被驱逐出了敬王府。我心中不忍,相助了他一些事。昨日,他确实写了一封信前来,说要见我。我……”天成郡主竟罕见的支吾了,“我……确实有些事,所以去见了他。”

    “但郡主见的,可是他哦!”云殊笑着一指齐屿。

    “我也不知为何成了他。”天成郡主摇摇头。

    “深更半夜,便是敬王府真有一位仆从,写给郡主这么区区几个字,郡主就去见他做什么?”云殊转而又道:“郡主之言实在好笑,哪有堂堂郡主深更半夜去见被赶出了王府的仆从的!而且,郡主当时还穿了一身黑,鬼鬼祟祟的。”

    “这……”天成郡主再次一支,“此事……”

    “郡主有话直言。上了公堂,难道还想隐瞒!”

    “咦……”问话进行至此,场外已实在没办法再维持安静了。百姓们打量云殊的目光一收,已惊奇的看向了那位郡主:

    “刚刚那位大哥说的,是真的?昨夜郡主真与什么齐屿相会了?而且,是见到了那封信去的?”

    “郡主支吾作何?半夜三更去见男人。难道,她……”

    “此事说来话长,而且,不便言说。云大人,可否借步一论。”天成郡主这时再次开了口,恳求道。

    “郡主,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的?公堂之上没有借步说话的规矩!”云殊严肃了起来,竟是拍了下案板,道:“卢子瑶,本官乃依法办事,你若再不说实情……”

    “云大人!”天成郡主打断他道:“我若说了,牵扯出其他案子,云大人也敢接么?”

    云殊未想她如此一问,略滞片刻后,这才答道:“本官天大的案子都敢接!”

    “好!有大人此言,我还有什么不敢说的!”天成郡主一笑,神情反倒变得放松欣慰了起来,竟是自高椅上走了下来,自己往堂中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郡主……”这个动作可惊着了众人,亦将云殊惊了个不小。

    天成郡主跪直着,又道:“那我亦有一告,还望云大人能为民做主!我过去有一仆从,名为齐屿!齐屿家中,本有着一美娇妻!妻子容貌颇佳,有一次撞见了刑部阎大人之子阎吕,然后被其……凌侮至死!”

    天成郡主言至此处,人群一怔。

    “齐屿欲状告,却求之无门。我父王担心生事,将齐屿驱出了王府,让他带上盘缠离开京都城。齐屿却寻上了我来,苦苦哀求。说……宁死也要诉此一状!阎家大抵是闻着了风声,多次寻过齐屿。齐屿亦因亡妻之事不肯放过阎家,欲诉此一状。我担心齐屿安危,便将他收在了自己过去买的一处小屋里。并嘱咐他说……”天成郡主言至此时,略略停顿了数秒?

    “嘱咐他什么?”

    “嘱咐他说,他的案子本不难办,难办的事,要有人愿替他办!阎吕乃阎大人之子,有阎大人护着,官官相袒,此案一辈子也办不了!除非……阎大人贪污枉法的旧事能全被搬出来,先摘阎大人,再办此案!”

    嘶……天成郡主不说还好,此一开口,云殊手中的案板差点哗啦一声落了地。人群里呼吸声一抽……

    “所以,我近期,一直在让齐屿暗中搜集阎大人贪污的证据。一有新的进展。他便会与我联系。昨夜,他送此信来,我以为他就是因为这事儿,所以半夜装扮着去寻了他。哪里想……至鸳鸯亭中,见到的不是我王府中那位齐屿,反倒是今日这位。”

    天成郡主这话完,莫说人群中乍起惊声了。便是公堂之内,也瞬间一片凌乱。众围观大臣们身体一抖,被点名的阎大人也在场,当下蹦了出来,立马道:“郡主,你……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光天化日之下,你怎可诬陷本官!本官可与你无冤无仇!你敢说本官贪污!你……你简直信口开河,随意污蔑朝堂命官!云大人,天成郡主……”

    “阎大人,肃静!”云殊一拍案板,神情稍稍回敛了一些,道:“且听郡主说完!”

    又道:“郡主之意,是说……阎大人贪污枉法,你在暗中查他!”

    天成郡主面向了阎大人,叹了口气,又道:“此事牵扯甚大,我本不该将这事在这个时候搬出来说道。只哪想齐屿因与建安伯府的齐管家同名,竟被人拿来生出了别的事!云大人,这就是我昨夜为何见信出门的原因,但我真的不知为何来的是这个男人。

    云大人若是不信,去敬王府一查便知。我府中过去确有一仆从,叫齐屿,后来被驱出了王府。”

    云殊听罢若有所思,这才又道:“你们,去敬王府查看名录。”

    又问了天成郡主齐屿的地址,又道:“你们,去将郡主说的齐屿带上堂来。”

    这宁静下完,云殊托着下巴,忍不住望了眼一侧旁听的岑隐。竟见他似乎完全未听这出戏般,懒洋洋的斜倚着,闭着眼,竟是睡着了的姿态。

    云殊视线又往堂外围观着的不少百姓们看了一眼。即便声音嘈杂,即便隔了一些距离,可许是因议论相同的人太多了,他还是听到了其中的几句:

    “原来昨天发生发生的是这事!这么说来,刚刚那位大哥说的是真的了!只不过郡主见的,不是那什么齐管家!我就说,郡主怎么可能认识齐管家嘛!”

    “就是,不可能之事!不过,为什么她见到的又是这位齐管家?”

    “被人陷害了吧!有人拿与齐管家同名的齐屿做文章,欲陷害郡主!”

    “那你怎知郡主所言是真?”

    “能不是真的吗?她都将旧官贪污枉法的事儿说出来了!况且,她指控的乃是谁?刑部的阎大人啊!郡主以及她所在的敬王府若有问题,能不巴结讨好阎大人吗?那阎大人过去,可是一直拖着女侯的案子不审的。郡主若是有问题,她能将刑部的阎大人往死里拽?”

    “天呐!贪污枉法,官官相护,此案……这能深查吗?”

    “查!一定得查!这一次,休想糊弄咱小老百姓!那阎大人的儿子阎吕我知,确确实实是个地痞色纨,平日里遭他欺负过的姑娘,可不止一个!此事我信郡主!那阎吕,真的不是一个好货!”

    “是啊!此事我也信郡主!那阎吕确实是那样一号人!谁不知阎吕恶名?只不过咱小老百姓,谁能说得上话,管得上事!”
《盛世女侯》相关推荐:万族之劫我真没想重生啊都市之最强狂兵女总裁的上门女婿最强狂兵史上最强炼气期都市极品医神校花的贴身高手顶级神豪都市风水高手学习会变强花都侠盗行最强谍影特工末日仙尊步步高升超能力时间停止不做余欢水两晋演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