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TXT下载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二十三章 心狠手辣刘世美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十三章 心狠手辣刘世美


    山丘中的那条夹道,是上山的唯一路径。

    柳媚娘久居于此,不用问也知道该去何处找人。

    心中淤积了多年的恨意,促使她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当她赶到的时候,刘世美正在跟李逍遥道谢,身在还露在车厢外,没有收回去。

    “真的是你!”

    柳媚娘高挑的身姿,伫立在山丘上,双手握成拳,紧紧攥在一起,让手背上青筋直冒。

    看着那张日思夜想的脸,听着曾经苦苦哀求她帮忙报仇的熟悉的声音,就如同烈火烹油,让她的恨意瞬间爆发。

    情绪激荡之下,一身妖气不受控制的扩散开来,登时引起了下方众人的注意。

    前进的队伍当即停住,各自凝神戒备。

    “何方妖怪,敢在本大侠面前放肆!”

    李逍遥朗声高喝,右手已握住了背后长剑的剑柄,环目四顾之下,看到了山丘上的柳媚娘。

    赵灵儿、刘晋元、林月如和那些苗人也纷纷亮出兵器,严阵以待。

    “什么,有妖怪?”刘世美大惊失色,“嗖”的一下,缩回了车厢里。

    柳媚娘目光死死盯着车厢,对李逍遥的话置若罔闻。

    “刘世美,终于让我等到你了。”

    冷若寒霜的声音从山丘上飘落而下,她身形随之闪动,出现在了马车前。

    拉车的马儿被妖气所惊,四蹄躁动,发出了不安的嘶鸣。

    赵灵儿等人见状,不由错愕,相互对视了一眼。

    李逍遥问道:“刘员外,这妖怪你认识啊?”

    “不、不认识!”刘世美慌乱的声音从车厢里传出:“我堂堂一个人,怎么可能认识一个妖怪。

    李大侠,麻烦你们快把她除掉吧,在下胆儿小,可受不了这惊吓。”

    李逍遥右臂一扬,拔剑出鞘:“妖怪,就让你见识一下本大侠的厉害……”

    赵灵儿突然拦住他,目光打量着柳媚娘道:“逍遥哥哥等一下,看她的样子,这其中似乎有什么隐情。”

    刘晋元这时也出言道:“师姐言之有理,李兄,咱们不妨问清楚再动手也不迟。”

    林月如不以为然道:“是你们想多了吧,这可是妖怪,专门害人的,何必管她那么多,直接杀了便是。”

    赵灵儿摇了摇头,迈步上前:“这位姐姐,你和刘员外是不是有什么渊源,可以跟我们说说吗?”

    柳媚娘转过头,面露不耐之色,厉喝道:“滚一边儿去,劝你们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

    林月如道:“灵儿你看,我说的没错吧,哪有跟妖怪讲道理的。”

    李逍遥上前,挺剑将赵灵儿护在身后,不满道:“臭婆娘,灵儿一片好心,你别不识好歹,不然本大侠也叫你尝尝我御剑术的厉害。”

    “李逍遥,此事你们不要插手,让他们自己解决。”天上突然有声音传来。

    李逍遥心神一震:“不会这么巧吧……”

    “师父!”

    赵灵儿与刘晋元同时开口,脸上难掩惊喜神色,抬头看了上去。

    赫然就见任以诚带着一只黄皮蛤蟆,凌空虚渡而来,徐徐落在了他们的面前。

    赵灵儿笑盈盈的凑到了任以诚身边,一双眼睛眯成了好看的月牙,亲昵的挽住了他的手臂。

    “师父,灵儿好想你。”

    刘晋元亦然欣喜不已,却是规规矩矩的行礼问好,而后拿出了血染不绝双手奉上。

    “师父,徒儿总算不负所托,虞姬前辈已经放下心结,请您过目。”

    不愧是你!

    仙剑第一人生导师。

    任以诚满意的点点头,将剑收下,称赞道:“干得不错。”

    “见过前辈。”李逍遥每次见到任以诚都觉得很不自在,却也不敢有半句怨言。

    “拜见前辈,您好像跟那个妖怪认识?”林月如乖巧的问道。

    任以诚颔首道:“嗯,你们看着就好。”

    “哇!好可爱的小蛤蟆。”

    苗人的队伍中,突然跳出来一名与赵灵儿年纪相仿,容颜俏丽的少女,看着黄皮蛤蟆两眼放光,像是发现了宝藏一样。

    任以诚看了少女一眼,继而目光转向柳媚娘。

    “你想做什么就尽管放手去做吧,不会有人妨碍你的。”

    柳媚娘惊讶于任以诚和这些人的关系,见他劝阻了众人,便不再多问,目光再度回到马车上。

    随即,就见她右手隔空一挥,卷起一股妖风掀开了车帘,跟着翻掌一抓。

    唰!

    车内的刘世美登时身体不受控制,被扯出了车厢,砰然摔在了柳媚娘的脚前。

    “哎呦,我的腰啊……”

    刘世美如今家产颇丰,生活过得很滋润,一身皮娇肉贵,哪里受过这样的苦,趴在地上哀嚎不已。

    柳媚娘垂首,阴沉的问道:“刘世美,你还认得我吗?”

    刘世美小心翼翼的抬头,然后就“噌”的一下,从地上蹿了起来,脸上已经没了血色,煞白一片,惊恐万状。

    “媚、媚、媚、媚娘?”

    柳媚娘冷笑道:“很好,总算你还记得我。”

    “李大侠,你们快救救我啊,她要杀我。”刘世美一边说,一边跌跌撞撞的朝李逍遥跑去。

    但可惜,没跑出两步,他就又被抓了回去。

    李逍遥看了看任以诚,对刘世美摆出了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这位都发话了,他可不敢不听。

    况且他也看出来了,这里面确实有隐情。

    “这位大侠,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求求您了……”刘世美对着任以诚涕泪横流的惨嚎道。

    “你自己干了什么,你心里没数吗?”任以诚说完,笑呵呵的对柳媚娘挑了挑眉。

    意思是你还不动手?

    柳媚娘半边脸凝沉似水,右手屈指成爪,猛地抬起,往刘世美头顶扣了过去。

    “扑通”一声。

    刘世美像没了骨头似的跪在了地上,不住的作揖磕头。

    “媚娘,你饶了我吧,你帮我父母报仇,我感激你,你练功牺牲自己,你伟大,但是咱们真的不合适啊。”

    柳媚娘的手,在距离他不足三寸时候戛然而止。

    “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是人,你是、是妖,咱们是没可能的。”

    “我原本不是人吗?我是为了谁才变成这样的?”

    “是我不好,是我忘恩负义,媚娘,常言道一夜夫妻百夜恩,看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你就高抬贵手,我真的不想死啊……”

    柳媚娘胸膛起伏,右手连续动了三次,但终究还是没能打下去。

    她的脸色跟着不断变幻,然后,她的手缓缓放了下来,回身看向任以诚,幽幽叹了口气:“你赢了。”

    就在这时。

    刘世美脸上闪过一丝狠色,猝然起身,抡起手中的紫金葫芦,狠狠往柳媚娘的后脑砸了过去。

    紫金葫芦是灵器,一旦被他得手,柳媚娘必死无疑。

    “小心!”赵灵儿失声惊呼。

    忽地。

    众人只见一道赤金色的剑气,闪电般从眼前划过,“嗤”的一声,在千钧一发之际,射入了刘世美的眉心。

    “呃……”

    刘世美定在了原地,手上高举着紫金葫芦,双目圆睁。

    柳媚娘闻声,转过身看着他的样子,登时心中了然,瞬间面如死灰。

    她知道这个男人很无情,但却没想到对方竟然想要至她于死地。

    蓬!

    刘世美的尸体,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众人这时已经根据两人的对话,才出了事情的一些原委,无不对他鄙夷万分。

    “前辈,杀得好。”李逍遥看着任以诚收回的手指,深感此举大快人心,只恨刚才出手的人不是他自己。

    “这种人不杀,难道留着过年吗!”任以诚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刘世美活命。

    这种人简直给男人丢脸。

    并且,一切事情因他而起,那些被柳媚娘迁怒而死的人,也总得有人来偿命。

    他这个罪魁祸首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柳媚娘怔怔的看着刘世美的尸体,惨然一笑,突然抬起右掌,竟是拍向了自己的天灵。

    任以诚蓦地幻灭在原地,下一瞬,已出现在柳媚娘身旁,制住了她的想要自尽的手腕。

    “为了这种人,不值得。”

    “别拦着我,他死了,我活着也没意义了。”柳媚娘的眸中没了神采,声音也变得死气沉沉的。

    任以诚说得没错。

    她从始至终都爱着刘世美,哪怕受尽痛苦也无怨无悔,她一直在等着对方回心转意。

    可惜,等回来的却是个想要杀她的禽兽。

    这个人男人非但负心,更狠心,无情无义,连禽兽都不如。

    任以诚指了指黄皮蛤蟆,劝道:“你忘了你还有个儿子,它还需要你的照顾。”

    他顿了顿,又道:“虽然这场赌约你输了,但如果你愿意,我还是可以帮你治好脸上的伤疤。”

    柳媚娘摇头道:“不必了,我已经不在乎了,留着它也好提醒我,日后不要再被男人的花言巧语所骗,多谢你了。”

    任以诚闻言,也不强求,能弄死刘世美已经念头通达,其他的事情就无所谓了。

    柳媚娘带着黄皮蛤蟆走了。

    这座山上以后再也不会有杀人的女妖怪了。

    “师父,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赵灵儿叫来了那队苗人。

    里面为首的是一名看起来五六十岁的老者,是南诏国的两朝元老,石公虎长老。

    之前那个对黄皮蛤蟆感兴趣的少女就是阿奴。

    其中还有个一表人才的英俊青年,跟在阿奴身旁形影不离,正是唐钰。

    相互打过了招呼。

    赵灵儿道:“石长老他们都是来接我回南诏国的。”

    任以诚笑道:“看来你已经知道自己的公主身份了。”

    “嗯,灵儿知道自己的使命,一定会努力做好,师父,您接下来不如跟我们一起上路,人多也热闹些。”

    “你们先走,我要送虞姬去她该去的地方,那个人已经等她很久了。”

    只有回去九界,虞姬的灵魂才能前往仙山与霸王团聚。

    任以诚在众人的目送下,飘然而去。

    临走前,他顺手拿走了紫金葫芦,准备之后研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