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芝加哥1990TXT下载 > 芝加哥1990 >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挣扎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挣扎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零三年迪士尼高层开会间隙吃工作餐时,罗伯特艾格突然被一块鸡肉噎住了,眼看性命危在旦夕,正是斯塔格斯用海姆利克氏急救法救了他,力道之大,甚至折断了艾格一根肋骨。

    在那之前,双方关系普普,在那之后自然发展出了私人友谊,但斯塔格斯依然是最忠心耿耿的保皇党成员……

    也不怪他,能坚持到现在已经难能可贵了。

    次日,经过了一整晚愤怒和仿徨的艾斯纳愈发苍老了,他独自对着面前餐盘上的水晶虾饺发呆。

    当然,当然,斯塔格斯最好的选择当然是投靠艾格。

    不提救命之情加深的信任,艾格在完成最后一跃后还能空下首席运营官的职位,林顿毕竟根基较浅,手里的版权公司总裁和博伟影业总裁职位应该早已许出去了,而且对斯塔格斯这个首席财务官的诱惑力也不足够……

    他心里想,然后责备自己。

    早该提防的。

    很快,他又摇头苦笑。

    是啊,不提之前的侥幸心理,自己身边又有多少人可用?不信任斯塔格斯还能信任谁呢?而且已经带他来香江,算做过些预防措施了。

    艾格直到现在才打出这张胜负手,真的很能忍……

    终究大势已去啊!

    “BOSS。”

    这时首席法务官在对面坐下,“你怎么了?没休息好吗?”

    “你……咳咳,对二十号的事有什么建议吗?”艾斯纳收回思绪,同时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做?”

    首席法务官随口反问,他低头专心研究琳琅满目的粤式早茶点心,挑挑拣拣,终于还是选中最合西方人口味的蛋挞菠萝包组合。

    “我大概会在那之前辞职,然后……”

    帷幕机深,分化平衡,谋定后动,艾斯纳也想继续二十多年来一直不断取得胜利的套路,但这次……实在是没办法了,其他各方无一不是好手,自己总是在组织起兵将对圆决战前被人提前戳破计划,只能像泄了气的皮球。

    就像昨晚和斯塔格斯的交谈,首席财务官突然反水,罗伯特艾格翻开了底牌,露出了獠牙,再玩什么阴谋诡计,那他连安稳的退休生活都不打算给自己。

    “去好好度个假再说。”

    他看向似乎依然忠诚的首席法务官,既感动对方陪自己走到最后,又有些害怕,怕对方突然‘亮明身份’,让自己成为真正的孤家寡人,“你呢?”

    “我看看再说咯。”

    首席法务官耸肩,“谁会赢?”

    “罗伯特吧。”

    艾斯纳回答。

    首席财务官手里有自己财务造假的证据,也有林顿的,林顿当年任好莱坞影业总裁时期为了编造业绩,手脚没那么干净。

    “众望所归ah?”首席法务官将蛋挞囫囵塞进嘴里。

    “嗯。”

    是啊,众望所归……

    也许自己早就输了,众叛亲离,只能认了,艾斯纳勉强挤出个笑容,拿起筷子。

    “哈!你们在这!”

    乔治米切尔洪亮的嗓门打破了宁静,“早!你们看新闻了吗?道格莫里斯真讨厌,我不喜欢他。遥控器……遥控器在哪?”

    “看过了。”艾斯纳不想重看一遍,但乔治米切尔已经找到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我们对大都会发行公司的整合非常顺利,两家公司在亚洲、南美的发行网络很有互补性,我很高兴能接手APLUS、林肯公园、黑眼豆豆、碧昂丝、艾丽西亚凯斯等巨星的部分发行权,我爱他们,无比欢迎他们也加入华纳大家庭。”

    华纳唱片CEO道格莫里斯正对记者说:“我理解迪士尼唱片目前正处于困难的时期,但你知道的,我们得坐下来谈谈这些发行约,越快快好,我再次呼吁他们配合华纳……”

    “我看过了……”艾斯纳无奈地重复一遍。

    “那你让迪士尼唱片的人去应付一下他啊!”

    乔治米切尔摆董事长的谱,冲电视机比划,“这家伙烦死人了。”

    大都会发行公司有大都会唱片和A+唱片国外的部分发行约,合并后华纳唱片自然继承了这些,也就是说,现在迪士尼唱片应该和华纳唱片谈判联合发行后续事宜,纯粹的业务变更工作,不复杂。

    “现在不可能,二十号以后再说吧。”

    道格莫里斯明显在没事找事,而且迪士尼唱片上下目前坚定支持林顿,内外勾结配合炒作议程,临时股东大会之前怎么可能消停,艾斯纳看得很清楚。

    “只剩一个星期了。”

    乔治米切尔对昨晚的摊牌毫不知情,“你还没决定吗?拜托了迈克尔,快点吧。”

    “我决定了,你会支持我对吗?”艾斯纳反问。

    “啊?”乔治米切尔猝不及防。

    “罗伯特。”艾斯纳说。

    “那就意味着我们随后会引入乔布斯,APLUS带他的唱片生意去华纳……”乔治米切尔不太信他,“你能接受?”

    决定放手后反而轻松了,艾斯纳耸肩,“反正都已经不关我事了。”

    “OK……”

    乔治米切尔打量他的神色,好像不似作伪,“你先别急着宣布,下午保尔森过来,我们好好聊一聊,这种事要慎重。”

    “当然。”艾斯纳点头。

    乔治米切尔出门前回头再度瞧了眼正夹起一个水晶虾饺的他,一脱离范围,立刻在走廊里拨保尔森的电话,“你下午得来!亨利,艾斯纳好像真的准备向罗伯特和乔布斯低头了!”

    那APLUS和林顿就输定了……

    保尔森又喜又忧,立刻风尘仆仆南下。

    晚上,他抵达酒店时,艾斯纳已经在和手下们起草辞职演说,接近完稿而且并不避讳其他人,所以乔治米切尔等人都在。

    艾斯纳本人背靠着落地窗边沉思边口述,秘书坐在老板桌后打字,两位助理弯腰在旁边轻声指点,查漏补缺,首席财务官、法务官等高管神情各异的围着桌子,乔治米切尔和他的人坐在角落里旁听,场景有点像白宫工作照。

    “当我第一次拿到威廉莫里斯的收发室工作时巴拉巴拉……”

    保尔森随手拿起意义类似退位诏书的演讲稿其中一张粗略过了遍,“我非常感谢仍给予我信任的朋友们,我也呼吁你们继续支持罗伯特的工作巴拉巴拉……这有点不像你啊迈克尔。”他笑着打趣。

    “时间已经不多了,总要做决定的不是么?”艾斯纳回答,“我想通了,这对大家都好。”

    “呵呵……”

    保尔森又问:“回米国宣布?”

    “不,明天的开园仪式后,当晚宣布,然后我直接去度假,暂时不回米国了。”

    艾斯纳确实不想回去,就算保留了一丝体面,但仍然改变不了全盘皆输的事实……

    “我们聊聊?”

    “好的。”

    “呃……”

    两人叫上乔治米切尔到隔壁的小房间里,保尔森犹豫了一下才开口,“如果我们转而支持ESPN的博登海默呢?”

    “太晚了。”

    艾斯纳低头掩饰目光中的那抹亮色,“你们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大家都很烦林顿和罗伯特斗来斗去,我们联手,依然能左右提名委员会不是么?”

    乔治米切尔打配合,“等他们重选完董事,我就推动博登海默接任CEO的议程,试一试,看看能不能直接一把投票过半,造成既成事实。”

    “不行就再支持罗伯特艾格。”保尔森补充。

    “博登海默……博登海默……他愿意?”

    艾斯纳口中呢喃,脑子飞速转动:“我们很难过半,偷袭失败的话,博登海默以后怎么面对罗伯特?”

    “他答应陪我们赌一把,反正按照正常流程,他至少要在十年后才有望升到距离CEO较近的位置。”

    乔治米切尔指指自己:“失败了不是还有我吗?”

    艾斯纳进入长考,“不行,不行,我已经答应了罗伯特,你们早该告知我这个计划。”

    “你又不是没耍过他。”乔治米切尔坏笑。

    “不行,这次不一样。”

    艾斯纳继续摇头,有那么一瞬间,他打算出卖斯塔格斯出卖自己投靠艾格的秘密,斯塔格斯就在隔壁,怂恿高盛加乔治米切尔威逼利诱,或许可以让斯塔格斯回心转意……

    但他忍住了,没好处。

    昨晚他和艾格电话沟通过,艾格这次决心很大,用假账问题要挟是犯规的,但艾格已经顾不上了,如果自己不就范,艾格宁愿同归于尽。

    斯塔格斯手里的东西艾格肯定已经也有了,控制住斯塔格斯也毫无意义。

    他退缩了,一旦考虑起退休生活,就没有与敌皆亡的勇气了。

    保尔森和乔治米切尔又劝了很久,他始终拒绝,“你们劝退林顿,承诺他的势力范围,让他们转而支持博登海默。”

    他故意提议,“APLUS那边,用花引入皮克斯动画的钱溢价收购他的电影公司。梦工厂动画……暂时只给发行约,卡森伯格应该能接受。这样基本能击退罗伯特和乔布斯。”

    “可以试试看。”

    保尔森点头,但并不打算守诺。

    “你呢?”乔治米切尔问。

    “我必须支持罗伯特,会写进明天的辞职演说里,你刚才也看到了。”艾斯纳回答。

    “私底下对你的人打个招呼……”保尔森暗示。

    “不行。”艾斯纳果断拒绝,自己这边已经漏得跟筛子一样,人心难测了,“反正博登海默没过关的话,你们还是要继续支持罗伯特不是么?”

    “OK,那我们……”

    “唉!”

    和两人聊完,已经很晚了,艾斯纳回到酒店房间,他打发走随员,独自叹了口气,拿起助理留下的演讲稿。

    ‘罗伯特艾格为ABC服务的二十年中……’

    他又扫了遍内文,艾格名字出现的每一处都令他感觉刺眼。

    在黑暗中,他思索了很久。

    保尔森和乔治米切尔突然推出博登海默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他们肯定已经准备很久了,瞒着自己……

    也就是说,即便这次自己击败林顿和艾格,很可能高盛也存了以后找机会用博登海默换掉自己的打算,在外敌威胁退去的时机。

    “呵呵……”

    他冷笑,原来自己早就没机会了……

    也许还能挣扎一下?

    独处时,他那皇帝脾气陡然又从心底涌现了,保尔森的三心二意同时也令他看到了一丁点机会。

    留下来是不可能了,至少争取下比艾格让斯塔格斯转告的劝退价码更好的条件?

    他犹豫万分,手摸向座机,想了想,拨通大儿子布雷克的电话。

    “有事吗?”

    撒哈拉项目惨扑后,大儿子在自闭,他暂时不想工作,也没工作找他。

    “我明天会宣布辞职,退休……”艾斯纳说。

    “哦……”

    “你喝醉了?”

    “喝了点,不多……”布雷克在电话那头打酒嗝。

    “要坚强,乐观,暂时的挫折而已……”

    “我知道怎么处理自己的事,OK?”

    “好吧好吧,我退休后大概会支持罗伯特,他以后也会照应你的事业。”艾斯纳不想和成年儿子吵这些生活上的琐事。

    “我不需要……”

    “你喜欢艾格吗?我感觉你更喜欢林顿、APLUS他们?”

    “无所谓,好莱坞人都他妈一样,都是些势利眼……”

    放下电话,艾斯纳摇摇头,又打给小儿子安德斯,和上次的顺序一样。

    “我也无所谓,我凭本事在华尔街过活,你信不信,只要我打一个电话,下一秒就能到华尔街任何一家投行上班……”

    那边依然是嘈杂的派对背景音,基金经纪事业正春风得意的安德斯无比自信,他甚至觉得新泽西第一投行的规模已经不足以匹配他的成就了,“是APLUS欠我们的爹地!我帮他赚了那么多钱!”

    “冷静点安德斯,华尔街太多人栽在目空一切的情绪上了。”艾斯纳告诫:“就像你现在……”

    “我甚至打算和朋友们独立出来自己干,正好,你退休后就好好享受人生吧,把设立的那些信托基金交给我打理,我保证,回报比你干守着迪士尼高……五倍!”

    艾斯纳翻了个白眼不想再继续聊下去,“埃瑞克,你呢?”

    最喜欢的二儿子确实靠谱很多,“当然是APLUS。”

    “噢?”

    艾斯纳来了兴趣,“我记得你上次还评价APLUS远没有外界吹的那么精明。”

    “他比你们这帮人年轻太多了,而且立于不败之地。”

    埃瑞克说:“你看他在新奥尔良的慈善活动和义演了吗?驴党用他第一时间奔赴飓风灾区一线来攻击现任大统领,黑人群体对他的观感现在有点像MJ八十年代巅峰时期了,迪士尼的挫折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比你们任何人都从容得多。他的行动力也超强,是的,可能他没那么精明,但犯错后会及时调整,百亿富翁也有足够的调整空间,说真的我不明白你怎么会不选择他,你们那个局里还有其他的百亿富翁吗?”

    “还有吗?”

    艾斯纳敏锐地注意到二儿子突然转而拍APLUS的彩虹屁有些不正常,“说真话埃瑞克。”

    “呃……他准备弄一个类似TMZ的八卦网站,我觉得这和我的网站Romp风格有些重合,这是一条路,有前途,我正和他旗下的利特曼传媒谈合作。我有一家现成的网站,他们则不惜花钱来买赶超TMZ的时间,利特曼传媒出得起高溢价,一拍即合!”

    果然,埃瑞克也是个纯粹的利益动物,“如果Romp转型成功,我就能从好莱坞传统小报那抢来大块份额并拥有一定的传媒影响力,至少对娱乐业是如此。TMZ创始人以前只是个时代华纳集团里的小角色,而现在呢?”

    “哈!”

    艾斯纳被逗乐了,“你指的风格重合是都没什么下限吗?”

    “嗯……”

    聊完之后艾斯纳内心更坚定了,再度成算了一番,感觉事有可为,于是果断拨APLUS的手机号码。

    不找林顿了,林顿也有屈服于艾格-斯塔格斯联盟的可能。

    最后挣扎一次!

    “艾斯纳先生。”那头传来熟悉的冷静语调。

    “能找个安静的地方吗?我想和你好好聊聊。”那头的背景音同样嘈杂,“在开派对?”

    “艾美奖颁奖典礼。”

    “哦,我这记性。”米国那边是十三号了,正好是艾美奖颁奖的时间,APLUS亲临现场说明肯定能拿奖,“恭喜哈,三十岁就已经集满奥斯卡、格莱美和艾美奖杯了。”

    “谢谢。”

    “好了,不说废话,我们做交易吧!但事先说好,在二十号的临时股东大会上,你和林顿要支持我本人当选一席董事。”等APLUS换了个清静的地方,他开价。

    “我们做不到,我们如果支持你,会得罪大量支持我们的股东,特别是罗伊……”

    万万没想到却被对方一口拒绝,“我不想在这个时候还耍什么花招艾斯纳先生,我和林顿愿意交易,但不可能包括什么董事席。”

    “你觉得罗伊在我辞职后还会支持林顿吗?”

    他冷笑,“哦对了,我还没告诉你,我决定明天就宣布辞职了。”

    “我知道,我收到消息了。”并没得到预期的回应,那边竟然完全不意外。

    他脑子里顺序闪过参与辞职演说起草的所有人的面孔,但迅速把已经无关紧要的揣测甩开,这时候揪出内奸又有什么意义呢?

    “那……那好吧,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APLUS。”

    没想到对方已经知道自己打算支持艾格了刚才还那么淡定,他略有些窘迫的问。

    “林顿需要你的支持,我们需要足够的股东票数,你可以公开支持艾格,我们得到一些暗地里的帮助差不多就可以。”APLUS说。

    “那不够,怎么也不够。”股东大会票型已经在他脑子里预演过无数遍了。

    “够了,我们能赢。”

    电话那头的声音似乎有澎湃的自信,“艾斯纳先生,现在是这样,我和林顿胜利后会计算你的‘工作量’,然后再决定回报给你些什么,比如顾问职位,或者通过支持你和你家人生意的方式,到时候再说,总之会让你满意。”

    “你!哈哈,你……”

    艾斯纳被气坏了,对方的态度让自己之前的百般谋划显得像个小丑,满心期待却收获了极度的失望,他怒极反笑,“你太膨胀了APLUS!在电话里还给我这么端着百亿富翁的架子有什么必要吗!?”

    “我再说一遍!我们能赢。”

    宋亚斩钉截铁的说:“你要考虑的只剩如何面对获胜之后的我和林顿的问题,艾斯纳先生,给自己攒一些积分吧!否则我们随后而来的报复可能会弄得你很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