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TXT下载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二千八百一十二章 黑心王子收残花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千八百一十二章 黑心王子收残花


    慕容兰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转过了身:“你以为刘裕是你的那些伙伴,门徒,可以为了利益,跟你放弃原则合作吗?黑袍,你别做梦了。你杀了那两千多汉俘,就意味着堵死了跟他和谈合作的最后一扇门!”

    慕容垂平静地摇了摇头:“可能你跟刘裕这么多年,还没有真正地了解他的为人。所谓的爱民,仁义,抱负,都不过是他想要实现自己理想的手段而已。如果他真的可以为了原则而坚持,当年就不会跟我合作,和你去草原。你也知道,这个男人成天汉胡不两立放在嘴上,五桥泽一战,我杀他上万同袍,按说应该恨我入骨,无论如何也不会妥协,但他还是跟我交易,愿意去草原帮我监视拓跋珪,这次试探,让我很清楚,刘裕为了拿到他想要的东西,是可以放弃原则的。”

    慕容兰冷笑道:“自以为是。刘裕当初肯留下来跟你谈判,不过是为了给刘敬宣这些兄弟们争取逃离的时间罢了,只是权宜而已,哪里放弃什么原则了?”

    慕容垂笑着摆了摆手:“要是真的只是为了刘敬宣他们逃跑,他在跟我单独谈判的时候,这些人已经撤离到安全地方了,又何必再谈呢。如果他是你想的那种人,那在当时刺杀我才是应该做的事。我所有对刘裕的判断,都是来自于这次的一对一见面,因为我可以亲眼看穿他的内心,知道他的真实想法,而不是靠了你的这一面之辞。”

    慕容兰的眉头一皱:“事已至此,留得有用身,以后向你复仇,不是更应该吗?那时候向你出手,不过是匹夫之勇,再说,刘裕不会蠢到以为你真的会跟他这样一对一,周围早就布下埋伏,你以为他不知道吗?”

    慕容垂冷笑道:“好,就算这次是他孤身一人,又手无寸铁,只能隐忍,那去草原呢?他跟你在草原上做了这么久的夫妻,却始终不想着回归东晋,向我报仇,甚至在扶立拓跋珪之后也没有借兵攻打大燕,至少,最后那次,他可没有打慕容麟。这你又作何解释呢?”

    慕容兰的眼中光芒闪闪,一言不发。

    慕容垂沉声道:“也许那段时间是你跟他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你以为可以抛下家国情怀,胡汉纷争,安安心心地当他的妻子,但是我告诉你,刘裕可是没有一天放下他的雄心和志向,他留在草原是因为他早早地看出了拓跋珪身上的狼主气质,而与之结交,就是他报复大燕的最好手段。”

    慕容兰的脸色一变:“你胡说,拓跋珪不可能向任何人低头臣服,对你都不行,刘裕怎么可能相信他会遵守承诺?”

    慕容垂冷冷地说道:“所以我说你根本不了解你的丈夫,刘裕是个为了他的大业可以牺牲一切,跟任何人合作的人,刘毅,拓跋珪都是那种不肯居于人下的枭雄性格,但刘裕会跟他们称兄道弟,因为这些人能帮他独当一面。当初我让拓跋珪回草原,开始只是想让草原纷争,让他和独孤部的刘显互相牵涉,再加上贺兰部,在草原上能长期地三方争霸,谁也无法消灭谁,至少,不能让已经跟慕容永联手的刘显得势。但最后哪怕加上了铁弗匈奴的刘卫辰,也没有阻止拓跋珪的统一,我最大的失算,就在于刘裕这点。因为我没有料到,他居然会全力助拓跋珪。”

    慕容兰咬了咬牙:“拓跋珪是他的阿干,他当然会帮助,这有什么奇怪的?”

    慕容垂摇了摇头:“拓跋珪凶残好杀,而且对中原人非常仇视,连他的起家兄弟他都不放过,更别说汉人了。草原蛮子,一向是强则掳掠侵略中原,让汉人百姓受苦受难,这是刘裕不能忍受的,所以我本来没想到刘裕会真的帮拓跋珪,可是我还是错了,刘裕居然真的助拓跋珪一统草原。所以我知道事态严重,只能派我最有本事的儿子慕容麟去出征草原,消灭拓跋珪和刘裕。同时,朱雀和青龙也同时出手。”

    慕容兰冷笑道:“我一直奇怪,为何你自己不去,要让野心勃勃的慕容麟领兵去呢,难道你不知道他也同样会跟拓跋珪勾结?”

    慕容垂叹了口气:“我那时候正在想办法渡劫,就是解决我脑中的蛊虫之事,因为它即将破壳,而我暂时无把握将之融合。那段时间世人皆以为我是年老体弱,不能出征,却没想到,我是在经历这些。而让慕容麟领兵,是因为之前我设计让慕容麟和贺兰敏有过苟合,只冲着这点,慕容麟也不可能跟拓跋珪真正地合作。”

    慕容兰的脸色一变:“还有这种事?什么时候?!”

    慕容垂微微一笑:“就是大宁城的那个夜里,其实,跟着刘显和慕容永的兵马混进去的人里,慕容麟就混在其中,贺兰敏一直有草原第一美人的外号,我这个好色的儿子,早就垂涎她很久了,甚至几次向我提出,要我为他向贺兰部提亲。能让这个野心小子失去理智的,除了权力,只有这个女人。”

    慕容兰咬了咬牙:“只是那天晚上的贺兰敏,她,她都那样了,慕容麟居然也还看得上?拓跋珪都为了此事以后再也不碰她了!”

    慕容垂的眼中闪过一丝恨意:“因为,我之前就告诉过慕容麟,上天降给慕容家以后雄主的宿命,就是让他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落入别人之手。为此,我甚至拿我自己的经历举例,让他接受这个事实。贺兰敏早就是拓跋珪的女人,并非处子之身,那么给一个男人玩弄过,和给一百个,有什么区别?如果不是这样的经历,他又怎么会有得到贺兰敏的机会?!”

    慕容兰半晌无语,久久,才长叹一声:“想不到我的这个侄子,居然还有这样的经历。若不是你今天亲口说出,我是打死也不会相信的。”

    慕容垂微微一笑:“权力和女人都会让男人失去理智,何况,他更看重的,是贺兰部的兵马。”
《东晋北府一丘八》相关推荐:赘婿红楼春天唐锦绣梦回大明春朕又不想当皇帝绍宋武神主宰新书小阁老逍遥奇兵录这个天下我做主北宋有个好弟子绝宠小萌妃抗战之铁血雄狮少爷,请你温柔再生緣:皇商夫君财万贯篮坛百将行最佳修仙狂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