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摘仙令TXT下载 > 摘仙令 > 第一零二九章 人贵知恩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零二九章 人贵知恩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在陆灵蹊的感觉里,新世界应该是这样的。

    可是事实上……

    陆灵蹊感觉被定位过去的第一时间,就会被抓住。

    因为季肖最后的眼神太不对了。

    “灵蹊,你觉得季肖,知道我跟你在一起吗?”

    青主儿化成了小叶子,就系在她的发间。

    “肯定知道的。”

    青主儿已经在仙界传名,季肖不可能忘了她的,“回你的空间吧!”

    如果有问题,她先担着。

    只要青主儿不主动出来,他们再厉害,也无法拿她威胁她。

    至于用她自己的命威胁……,更不可能了,她可是当着季肖的面,对自己的识海动了手脚。

    为了天渡境,他们至少在最开始的时候,不敢动她。

    这就够了。

    “你一个人行吗?”

    青主儿在识海中问她。

    “肯定行的。”

    不行也行。

    “我要是不行了,还指着你救我呢,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回空间,暂时不要为我担心。”

    现在不是她们担心,就能解决问题的。

    陆灵蹊愿意直面现在的混沌巨魔人。

    反正能说通更好,说不通……,藏起来,慢慢耗呗!

    “那好吧!”

    青主儿的小叶叶一收,很快,只在她腕间留了一个浅浅的印记。

    空间转换飞速,不同于各个传送阵,可以看到空间拉扯时,那一个个被扭曲了,好像烟花的光。

    站在小小、薄薄的空间里,陆灵蹊好像飞驰在宇宙之上。

    所有一切都在倒退,星星在倒退,星河在倒退,原来,陆灵蹊以为星星只有一种颜色,可是,站在这个压缩了所有的空间里,陆灵蹊好像看到了无数的颜色。

    它们有的混合在一起,有的只绽放它们自己的颜色,炫丽无比。

    眼睛不自觉地有些花了起来,紫府四仪在识海中,好像被什么触到了一般,在识海中飞速的散开再重整。

    好像星空大阵一般,在陆灵蹊的识海中,排出了一方宇宙星空。

    呼~~~~~

    识海中的星空,似乎会呼吸一般,把飞速飘来的点点星光,尽吸识海。

    咦?

    星力吗?

    《炼气决》无物不可炼。

    这里比乱星海……

    “主儿,要不要出来修炼一会?”

    啊?

    青主儿的小脑袋又伸了出来,望望外面的星空后,又缩了回去。

    “算了。”

    她摇摇头,“等我们回来的时候,不是要用星船吗?我们有的是时间修炼,现在……,都老实一些吧!你也别修炼。”

    “……好吧!”

    陆灵蹊微有遗憾,不过,紫府四仪术可不是她主动修炼的。

    它自己运转,壮大神魂,也不耽误她什么事。

    “回头我们坐星船走慢一点儿。”

    季晚的星船便宜了她。

    在星河之上修炼……

    光想想,就够陆灵蹊期待万分了。

    “轮换着修炼。”

    这个可以有。

    青主儿缩回空间,“那都是以后的事,你现在还是想想,送季晚什么礼物吧?还有她爷爷。”

    季辰二长老吗?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看到了变脸的季肖,那么季辰又能好到什么地方?

    所以礼物这东西还是算了吧!

    等待的季辰,并不知道,他此时的态度,对混沌巨魔族的影响有多大。

    终于来了。

    可以联系到天渡境的小境,就在林蹊手上。

    虽然他也觉得,主动讹了佐蒙人的林蹊,不会把小境带着,让他们予取予求,但是,只要她人在这里,他们可操作的空间,就大了无数无数倍。

    “二爷爷!”

    印颜虚虚坐在一个闪着灵光,好像泡泡的光球上,“我们是不是应该给林蹊弄点下马威?”

    闻言,一个又一个坐在光球上,充当阵眼的混沌巨魔人全都望向了季辰。

    “她既然敢来,你觉得,一般的下马威对她会有作用吗?”

    季辰不喜这个急功近利的族人,“印颜,你已经得罪了林蹊一次,等她过来,就不要再说话了。”

    印颜:“……”

    她默默地垂了眼。

    从仙界回来,若不是她的修为晋阶的还算快,这里……恐怕都没她的份。

    能够坐在这里修炼的三百六十六人,都是族中新秀。

    以前……

    印颜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望了望大家所在的方位。

    看着似乎很像人族的星宿大阵。

    她……

    印颜默数自己所在的方位,再看被二长老重点期待的某处,忍不住蹙了蹙眉。

    “嗷~~~~~”

    隐隐的,她好像听到了什么。

    印颜正要掏掏耳朵,确定是不是幻听的时候,身下的光球轻轻一闪,带着她往前飘浮。

    “大家都不要动。”

    季辰看着一个个光球,在这巨大的秘室里,组成了一只好像蜿蜒起伏的巨龙,心下甚为感慨,“林蹊就要来了。”

    就要来了吗?

    印颜完全看不懂了。

    当初她似乎也是到的这里,但是,因为长距离传送的问题,头晕恶心了半个多月,才勉强控制住了那种天旋地转,扶着墙能走。

    那时候,她和传送回来的族人,好像是被大家围在一个圈内,现在……

    印颜的目光随着二长老季辰的眼睛,落在了长老的最前面,那里似乎又亮起了一个圆。

    只是,那圆好小好小,小到只有她的巴掌大。

    林蹊真要来了吗?

    印颜默默等待着。

    嗡~

    巨大的空间里,空气在轻轻颤动。

    三百六十六人混沌巨魔人,都跟着季辰一起,紧张那个亮起来的光圈。

    嗡嗡~~

    又是几声震响,身着淡青法衣的陆灵蹊好像被抖落在此一般,一下子跌坐下来。

    她连忙抱着脑袋,似乎很难受的缓和了好一会,才青白着脸,抬起头来。

    巨人。

    好多巨人。

    一个又一个巨人,需要她仰头相望。

    “欢迎小林道友。”

    季辰哈哈一笑的声音,把空间也震得嗡嗡的。

    不过,真传到了陆灵蹊耳边的时候,却又好像正常声音般,没有一点刺耳。

    “老夫季辰!”

    说这话的时候,季辰的身影一闪,缩小到跟她差不多的大小,“混沌巨魔族二长老,久仰小友的大名了。”

    “不敢!”

    陆灵蹊拱手还礼,“林蹊拜见前辈!多谢前辈助我暂时摆脱圣尊!”

    客套话说得再多,也有图穷匕见的时候。

    既然如此,早点进入正题吧!

    “哈哈,好说好说,我们……算是各取所需!”

    季辰笑着一摆手,陆灵蹊眼前的环境一变,刚刚的巨人全都没影了,她出现在一座山峰之上。

    “小友应该不习惯,看到我们混沌巨魔族真正的样子。”

    季辰好像贴心地给她指了人族正常大的石桌石椅,“坐,”他示意她坐下来,“小友应该很清楚,我族为何会与你合作,不知天渡境……”

    “前辈,再说一遍,我不知天渡境。”

    陆灵蹊摇头,“至于曾经得到的小境……,与贵族无关。”

    “……如果我族愿意付出一定代价呢?”

    “前辈,天渡境曾经在贵族手上,可是,贵族并没有强大到哪里去。”

    “……”

    果然看不起他们吗?

    季辰是老狐狸,没让她看到半点的不悦,“但是有它,跟没有它,完全不一样。”

    老头诚恳地看着面前的女孩,“小友刚刚看到的是我族最杰出的一群人,但是小友知道他们都是什么修为吗?”

    “天仙、玉仙。”

    “不,在你没看到的最深处,还有十六个化神,一个元婴。”

    诉苦吗?

    陆灵蹊只看到一个很像印颜的巨人,“最深处……,元婴的那位道友脸上还有稚气,敢问,他多大了?”

    “十七!”

    “才十七啊!”

    陆灵蹊反客为主地,拿起石桌上小小的玉壶,先给季辰倒了一杯,再给自己倒了一杯,“此茶……很不错!”

    虽然只有一点不完整的碎叶子,但是淡黄色的茶水清澈而透亮,“在我们人族,哪怕天才修士,十七岁能晋阶到筑基后期,就是非常不错了。”

    她十七岁的时候,才刚筑基呢。

    “贵族……,一生下来,就有可比结丹的修为,寿元亦是如此,前辈,天道厚爱如此,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确实!”季辰没有逆着,反而顺着她的话说,“天道甚为厚爱我族,所以我们混沌巨魔族人一生下来,几乎就是你们人族修士,可能奋半一生,都达不到的阶段。”

    对此,他很满意。

    “但是,道友知道我族全盛时候是什么样子吗?”

    “前辈,在我们人族有句话,叫人贵知足,唯学不然,人功不竭,天巧不传!”

    陆灵蹊轻抿一口茶,“还有一句话,叫人贵知恩,贵在感恩!多的不说了,我们只说天地呵护之恩,父母养护之恩,危难救急之恩。上天有好生之德……”

    “慢!小友是想给老夫上课吗?”

    季辰打断她,“小友想说的,老夫恰都知道。”

    “知道,仅限知道。”

    陆灵蹊轻吐一口浊气,“前辈,贵族一直以来,都禀承天地万物以养‘人’。”

    “贵族亦是一样。”

    “不一样。”

    陆灵蹊摇头的时候,摸出一枚玉盒,“我们人族努力生存的时候,也一直想和天地和平共处,我们也在建设它,我们想让它更好。”

    玉盒打开,里面是满满一盒的食灵蜿虫。

    “它的作用,前辈是知道的。”

    陆灵蹊望着这个山清水秀的世界,“这里天地初生,正是蕴养万物的时候,换我们人族得到这方世界,不是卖那些天才地宝,而是往天地灵脉中,埋下可助养灵脉的灵食蜿虫。

    这也许是个非常慢长的过程,但是,做与不做,完全两样。

    我们天渊七界在很多年前,一直灵气不显,连化神修士都很少,可是哪怕如此,各宗各世家,也从没有想过竭泽而渔。”

    “我们也没有想过。”

    季辰喝了一口对他来说,可能一滴都不算的茶,“所以,我们有天渡境。”

    “天渡境是贵族的吗?”

    “自然!”

    “那你们既然有星船,就应该能找到它啊!”

    “呵~”

    季辰笑了一声,“说来说去,道友就是不想我族找到它。不必急着反驳,老夫知道,你们人族其实在暗里,一直对我族很是警惕。

    所以,季肖在仙界买肉,超过四阶的灵兽肉,从来都买不到。

    好像你们都在等着我族自然消弱……

    你也不必反驳。

    你们人族和佐蒙人一样,其实都很喜欢这方世界。”

    他望着远方一片薄云,深深一叹,“唯一不同的就是,人族相对来说,更有底线一些,因为,你们有一方好世界。

    而佐蒙人没有,他们相对来说,就迫切了些。”

    “……”

    陆灵蹊觉得他很清醒,至少比季肖清醒。

    但是,明明清醒,却还跟季肖一样……

    “所以,前辈和贵族的很多人,都很不甘,都觉得,你们混沌巨魔族就该得天道厚爱,就该得其他各族所有的供养?”

    季辰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如果有一天,曾经被你踩在地上的蚂蚁,突然站起来跟你说……”

    “前辈!”

    陆灵蹊一口打断,“世间万物皆有道!在您眼中,蚂蚁是您随时可踩,踩死了连一眼都不必瞄的东西,但在我们人族眼中,只要修出了神智,都可称一声道友。”

    “老夫现在也喊你一声小友。”

    “不一样。”

    陆灵蹊笑了笑,“您喊我小友,不过是因为天渡境,如果没有天渡境,您可能就像看蝼蚁一样,看都懒得看我一眼。”

    “这世上,哪来那么多如果?”

    季辰笑了,“而且,你也早不是别人看都懒得看一眼的人了。”

    以现在的眼光看来,小姑娘长得还不错。

    一双明眸,三分英气中,亦有三分豪态。

    “我们暂时就撇开天渡境不谈吧!”这个问题,再谈下去,也是无用功,“小友来我族做客,我们还有的是机会。”

    季辰暂时放弃游说,“小友说避开圣尊,不知小友可想过,你避开了,你的亲友、师长们可能避不开?”

    “仙——逆也。”

    陆灵蹊笑笑,“我的亲友、师长们,都在追寻他们的大道,就好像他们曾经教我追寻自己的道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