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牛头回忆录TXT下载 > 牛头回忆录 >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晴空阴云(十四)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晴空阴云(十四)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晴空阴云(十四)

    值班的熊人医生没有给鼠人动手术,而是随便开了点止疼药,就让他睡下了。

    接着,两个河马人趁着医生回到楼道另一边的值班室,熘进了鼠人的病房。

    这两个个河马人身高都在两米以上,几乎把小小的单人病房填满。

    他们都是脸凶狠的望着昏睡过去的鼠人,显然是来者不善。

    不难猜测,两人就是那个死掉的河马人的伙伴或者亲人,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自然不会是看望病人……

    不过,这两人不是经过训练的斗士,就是普通人,所以,他们没有用什么凶残的方式,而是很直接的抽出鼠人脑袋底下的枕头,直接捂住鼠人的脸。

    鼠人本就处在半昏迷状态,被捂住抠鼻之后,反而挣扎起来。

    两人一个动手,一个站在门口放哨,显然是不想被人知道自己来过。

    很快地,鼠人双腿一蹬,彻底死去。

    河马人拿开枕头,见鼠人嘴角流血,面如死灰,这才放心地扔下枕头,准备离开。

    就在两人都到了门口的时候,鼠人忽然睁开了眼睛。

    接着,他勐地跳起来,手里居然多出一柄小小的匕首。

    接着,他的匕首直接扎进了靠后那个河马人的后颈,直接扎透了嵴椎。

    这是相当熟练的刺杀技巧!

    另一个河马人刚听见动静,转神身来,鼠人的匕首又划开了他的喉咙。

    两个普通人,就算是身材高大的河马人,也不是一个身受重伤的鼠人的对手。

    和平年代的普通人,终归斗不过专业训练的杀戮机器……

    两个河马人先后倒地,声响终于惊动了走廊尽头的熊人医生。

    医生叫了一声:“是谁?”朝着那边走来。

    这时候,楼下值班的人也朝这边赶来。

    病房在二楼,鼠人抹掉嘴角的血迹,紧紧攥着手里的小号匕首,摇晃两步,支撑着身体走到窗口——刚才的刺杀,已经耗尽了他的体力,而身上的伤势,还没有任何缓解……

    他从后窗跳了下去,落地及后几个翻滚,疼得在地上蜷着身子缓了好一会儿。

    这时候,熊人医生和保安,以及周围一些人都反应过来,到了病房里。

    鼠人咬牙起身,一直跑到院墙处,艰难地爬上了围墙,最后,消失在院墙外面的绿化带里。

    那边,是一个相对僻静的小区。

    整个过程,我都没有帮忙,只是在一边看着。

    最后,他坚持着跑到了一间废弃公寓,昏迷过去。

    保安和楼里的人已经追了过来,如果细心地找,其实只要花个把小时的时间就能找到鼠人。

    这时候,我出手了。

    我将鼠人带到了之前的小楼地下室,暂时安置起来。

    地下室似乎有日子没打开了,应该算是最危险也最安全的地方。

    我呢,暂时离开一下,回到了地下拳坛。

    这边,虎人约尔坦和比奇杜的战斗也接近尾声。

    作为古时候的王族,而今的社会上层,狮虎两族掌握着暴力机器,自身也不像人类国度的贵族或者地球上的统治者一样,一代代的腐化衰朽,反而保持着良好的尚武精神,所以,两人的实力,对付普通人也是绰绰有余的那种,只是,在这种地下场所,他们的实力很一般,也就是相互之间打得有来有回,换做是前边的选手,只要是重量级差不多,都能轻松虐杀他们。

    而他们的战斗接近尾声,也不是快要分出胜负,只是,两人的体力都快不行了。

    最后,两人还真的打成了平手……

    斯科尔和卡卡夫都是一脸不出所料的表情。

    特拉斯却有些心不在焉地出去准备了。

    接着,两人被手下扶着下了台,就到特拉斯上场。

    约尔坦和比奇杜没有回包间,就在空出来的观众席坐下。

    特拉斯一番装备,进了笼子。

    卡卡夫安排的,也是一个狼人,不过,是个壮硕的狼人,身高接近两米。

    这个狼人知道特拉斯身份不一般,也不敢出太重的手,基本以防守为主,抽冷子不痛不痒地反击一下。

    实际上,以特拉斯异能者的实力,轻松虐杀今晚所有的选手都不成问题,不过,他显然还不想暴露自己,所以,只是故作凶悍地攻击对手,似乎也想发泄出心中的烦闷。

    刚才黑岩告诉他的,并不是西街区出了问题,而是,特殊管理局的人,真的去了血牢。

    就像斯科尔说的,市政厅这边的官员,多少会给雪狼一点面子,毕竟开发西街区不是一件小事,不过,特殊管理局的异能者军官们显然不会卖这个面子,因为他们碰到了月影之兔琪琪亚。

    如果琪琪亚实力一般般,被特殊调查局抓回去,该登记登记,该教训教训,其实也还好管理。

    问题就是,琪琪亚的实力出乎了他们的预料,所以,他么不得不重视起来。

    重视琪琪亚,就得重视她所说的,自然也就要好好管一管西街区的开发以及西郊的血牢了……

    现在,之前那一帮子围追琪琪亚的异能者军官已在血牢那边聚集起来了,接着就是要进去搜查。

    血牢虽然有对付异能者的装备仪器和手段,不过,只有一个异能者坐镇,显然,扛不住八个异能者。

    再说了,这八个人可是代表联邦的特殊管理局,就算这部门明面上是不存在的,光是他们公开的军方身份,也足够起到震慑作用了。

    所以,血牢估计是保不住了。

    那里是雪狼集团的重点建筑,一旦被攻破乃至查处,雪狼集团的损失可就大了去了,市政厅乃至狮虎两族的人,也会提高对雪狼的戒备心。

    至于特拉斯的异能者者身份,其实是瞒不住的,迟早要被特殊管理局知道,不过,目前还不大合适……起码那要等血牢的事情平息下去。

    综上所述,特拉斯的心情能平静下来才有鬼了……

    好在他也是个偶像明星,有一定的表演基础,才没有失态,不过,在这场为了讨好几位二代少爷的表演赛中,他也会不自觉地发泄出一点点新晋异能者的实力,打得对手节节败退,像是故意让着他一样。

    其实对面的壮硕狼人也暗暗吃惊,眼前这个比自己矮着半头的俊朗帅气公子哥儿,实力居然不弱于自己——他可完全不知道,这个公子哥儿要是爆发力气,可以轻松打断他的手臂,甚至要了他的小命……

    打着打着,特拉斯似乎控制不住,力气也越来越大,壮硕狼人都被打得狼狈后退,撞上笼子。

    眼看他一记补刀,就要直接打断狼人防御的手臂,场边的黑岩低喝一声:“少爷,小心!”

    特拉斯心里一惊,马上收敛,然后假装一个失误,拳头擦着对手的手臂滑开,自己也一个踉跄,险些滑倒……

    演技倒是不错,起码几个周围人除了黑岩都没看出来。

    特拉斯喘着粗气说:“不行了,我,认输……”

    像是耗尽了力气一般。

    狼人也是有些惊疑不定,随后,笑着说:“你很厉害的,再练练就比得上专业选手了……”

    比赛结束,约尔坦和比奇杜拍着手称赞,斯科尔和卡卡夫也出了包间,走下台阶,来到笼子前。

    斯科尔笑着说道:“很精彩,不愧是为了演一部戏专修格斗技的敬业大明星!”

    特拉斯勉强的笑着:“不过是一些表演用的花哨技巧,几位不用夸我。”

    卡卡夫说:“需要修整一下么?”

    特拉斯说道:“今晚玩得很尽兴,不过我也该回去了。”

    约尔坦说:“差不多,我们玩的也很开心,对了,阿德曼合金匕首,不要忘了……”

    特拉斯勉强笑笑,说:“肯定不会少了你的。”

    雪狼集团相当一部分阿德曼合金就存在血牢,今晚估计是要全部弄丢了。

    不过,他们在农场那边的地牢里还留了一个笼子,倒也挽回了一点点损失,毕竟琪琪亚没有在特殊管理局面前提到……

    几个阔少二代玩得尽兴了,也准备分开。

    按说夜晚还很长,斯科尔和卡卡夫几乎都没怎么活动,应该还有别的安排,不过,约尔坦和比奇杜就像是专门为了打一架,打完了打累了,就要休息,还拿了不少的彩头,算是满载而归。

    只有特拉斯,简直就是损失惨重……

    离开了酒店,车开出去没多久,特拉斯的脸就彻底沉了下来。

    “回总部。”他冷冷地说。

    黑岩说:“老爷让你回影视基地,不要去别的地方。”

    特拉斯直勾勾的看着他,眼神阴狠,似有火焰要喷出来。

    黑岩和他冷静对视。

    司机甚至放满了速度。

    最后,特拉斯呼出一口气:“那就回影视基地!”

    车子开远了,我没有跟着去,反正,今晚还有更多好戏。

    我不着急去看血牢的大戏,而是去找了地下室里的鼠人。

    ------题外话------

    今日一章到!

    听了个新闻说,有人买了铁路附近的房子,嫌那个火车鸣笛太吵,然后直接把火车逼停了。

    老实说这个新闻没啥稀奇的,就是告诉我们生活中还有很多胆大包天的法盲。

    但我听到这个的时候,就想起自己大学最后的一年。

    我们换过两次校舍,最后就在铁路旁边。

    刚开始的时候真的习惯不了,火车一来真是睡不着我们宿舍楼就在铁路旁边,直线距离十多二十米,说白了,出了那道围墙就是铁路。

    可慢慢的住了一阵子吧,也觉得没啥了,反正习惯了,他再怎么想照样可以睡懒觉……那会儿吧,比较放肆,晚上也不怎么老实,睡觉还经常熬夜通宵啥的,所以白天睡得挺香,到后来火车的声音就成了催眠……

    那会儿啊,学校食堂里的饭菜虽然便宜,但是感觉不管饱你8块钱有荤有素,吃盒饭不如去铁路旁边的小吃摊儿,8块钱的炒饭,管饱。

    在铁路旁边,我们还品尝到了各地美食,虽然不是很正宗,什么煎饼果子,炸酱面,小馄饨,肉夹馍,酱香饼……那会儿挺喜欢德云社的相声,尤其是里面提到的北京天津等等北方美食,结果尝了以后也感觉那样,问老板,老板说俺这是正宗咧……问题是我也没有来自北方的外省同学,没法验证,就算步骤对了,估计配料也有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