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刘备的日常TXT下载 > 刘备的日常 > 1.264 天生敌意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264 天生敌意


    稍后再看。

    -------

    关东群雄并起,各据州郡。麾下各有雄兵数以十万计。纵得汉中十万精兵,曹司空居群雄之首。故行二路兵分。然,群雄连横未破,牵一发必动全身。曹司空,当真不惜损兵折将,血战逐袁乎?

    群雄必有此疑。

    “为今之计,该当何为。”合肥侯稍得心安。

    “车骑大将军,不可不救。”刘巴言道。

    “善。”合肥侯遂遣使入石城,敕命江东大将军袁绍,渡江驰援。又另附手书,便宜行事。袁本初,自当领会。

    徐州下邳。

    闻张邈登门。陈宫百忙之中,亲出相迎。

    “孙文台兴兵江上,袁公路休矣。”张邈言之凿凿。

    陈宫笑道:“孟卓毋虑。此亦是曹司空之计也。”

    “何以知之?”张邈求问。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陈宫早已笃定:“曹司空所患,唯(吕)将军一人耳。兵击淮南,乃虚实之计也。我料,南阳守军,不日当屯雷泽大营。”

    “哦?”张邈惊问:“十万大军,岂神鬼无知乎?”十万大军拔营,岂能瞒过群雄耳目。若知南阳守军调动,曹司空虚虚实实之计,不攻自破。

    “盖海入陈,非为顺击羊石(城),乃为阴助南阳守军东去也。”陈宫语出惊人。

    “果如此乎。”张邈一时,难以置信。换言之,盖海南下,乃为接应南阳守军。行陈仓暗度。潜入兖州雷泽大营,从壁上观。视群雄先动,而后发制人。

    四渎八流,水网纵横。舟入泗水,旦夕可至,下邳城下。更加西凉多铁骑,水陆并进,十日可达。此番曹司空有备而来。陈公台,恐难故技重施。

    “不救淮南,袁公路必为孟德灭矣。”张邈心中,仍有隐忧。

    “孟卓所言是也。”陈宫眼中一闪精光,然却闭口不言。

    张邈之忧,终是无解。

    漠北都护府,完水谷道。

    车行十日,寒意渐深。昼短夜长,日行不足百里。饶是如此,十日已行千里。绕行大鲜卑山,可至漠北郅居郡境。

    周遭山林,多有挹娄山民出没。

    “挹娄在夫余东北千余里,滨大海,南与北沃沮接,未知其北所极。其土地多山险。其人形似夫余,言语不与夫余、句丽同。有五谷、麻布,出赤玉、好貂。无君长,其邑落各有大人。处于山林之间,土气极寒,常为穴居,以深为贵,大家至接九梯。好养豕,食其肉,衣其皮。冬以豕膏涂身,厚数分,以御风寒。夏则裸袒,以尺布蔽其前后。”

    后世谓,“穴居人”。

    因近汉境。多有挹娄神射,募为庐士。以完水为界。完水南岸,多已出山稻作。完水北岸,“未知其北所极”,广有挹娄邑落散居。“各有大人”,却“无君长(君王)”。

    换言之。终北之北,亦有挹娄邑落。多为穴居。

    君流车驾,因近大鲜卑山麓,周遭挹娄邑落渐多。日夜皆有,野人窥探,不明敌意。将作寺所造营寨,亦多有损毁。草料四散,水源填埋。

    皇上不敢大意。

    遂命车驾,悉数铺展。中军大帐,更升浑天灯,彻夜长明。

    遥见明灯扶摇直上,悬于半空,夜放豪光。营寨周遭,皆被照亮。山林所伏野人,亦不敢妄动。

    “闻大鲜卑山,亦有母国。”细观将作寺,漠北疏文,皇上忽有所得。据完口津中,挹娄客庸言。以完水为界,大鲜卑山周遭山林,母系尚存。挹娄虽大部已入父系,然仍有少数遗落,仍是母系。亦“常为穴居,以深为贵,大家至接九梯”。

    谓“九梯”乃是虚数。言指,阶梯甚深,“其人臭秽不洁,作厕于中,圜之而居”。

    洞穴居中为厕,环厕而居。污秽不堪,不忍直视。

    皇上所行谷道,正是完水北岸。一水之隔,母系残存。完口津中,出身母系之挹娄客庸,少之又少,几乎无存。足见母系遗风,根深蒂固。

    再深思。终北之北,恐亦多穴居母部。敌意天生。若知皇上携三百御姬出行,必生事端。

    沐浴更衣,皇上入寝。侍寝御姬,已候多时。

    寒风呼啸,零星雪落。

    楯墙已无从立人。御姬遂入望座御敌。望座如望楼,高举御舱之上。四面清钢琉璃,更有机关汽弩御敌。只需点燃喷灯。顷刻间蒸汽充盈。弩发如雨。内外车灯,亦彻夜长明。亦可驱走兽暗袭。

    今夜,由夜莺·安德莉娅,携猎鹰·塞希莉娅、荆棘·西尔维娅、火绒·维吉妮娅,望座值守。十倍拓展卧蚕车,首尾相接,围拢外圈。汽弩远击千步。四面居中,各置一人守夜即可。

    长夜漫漫,四人精神抖擞,睡意全无。

    见似有活物,攀上楯墙。四人不分先后,以打火机点燃喷灯。

    汽弩丝丝作响,有顷便有烟气溢出。

    砰——

    一点寒芒,电射而出。

    血花迸溅,惨叫坠地。

    鸳鸯榻中,霜鸦·达莉娅,浑身骤紧:“夫君。”

    皇上言道:“无妨。”

    达莉娅,闻声松弛,除去锁体。

    “斥候而已。”皇上久经沙场,早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