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天决战场TXT下载 > 天决战场 > 第七百五十九章 白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百五十九章 白


    玄武大陆,这一年来历经三皇子和北疆王内战,文臣武将死伤无数,无辜百姓流离失所,在一这一片硝烟之中,北秦迎来了历史上第一位女帝。</br>    南宫本就不是皇族血脉,又是一个江湖女子,自然不少人心怀不满,颇有非议。</br>    好在北疆王和三皇子的大战牵动了太多势力,各方人马都损失不轻,虽说那些手握兵权的王族军阀都在心里打着算盘,却一时也没有人能组织起像样的反叛。</br>    直到某一天,势力最大、兵力最强的辽东王荆自在第一个站了出来…向南宫送上了贺礼。</br>    辽东王是亲自进的皇宫,他从辽东只带了一千亲兵,踏入京都大门时更是只有结发妻子和两个儿子随行,他献上的贺礼之中除了奇珍异宝,还有一份辽东的地图。</br>    他甚至把自己的两个儿子留在了京都当侍郎,他甚至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跪拜了女帝。</br>    这些都表明,以脾气火爆、心狠手辣著称的辽东王是真的臣服了。</br>    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军阀和自以为有机会火中取栗的枭雄们都傻了眼,不知是什么使坐拥七万雄兵的辽东王低了头。</br>    过了很长时间之后,有人传言辽东王曾经说过一句话——要是有两位庭主上你们家开会,你他娘的不服也得服。</br>    在辽东王低头后,有几方势力也看出了苗头,急忙表明态度,带着贺礼亲自觐见女帝。</br>    南宫则是怀柔政策加以雷霆手段,迅速掌控中枢朝廷,优先进行战后恢复工作,安顿受战乱影响的百姓。</br>    在神庭的帮助下,北秦进入休养生息阶段,停下一切战事。</br>    东周也终于暂且平息了战乱,虽说还有部分反抗势力没有完全消除,但皇帝姬如光并没有急着追缴,而是安抚百姓,分封土地,鼓励生产。长公主姬如寒更是在神庭的陪同下,巡游东周,安抚各镇。</br>    西唐皇帝颇有野心,原本派兵插足北秦战事,想要趁乱扩张疆土,甚至表面上听从神庭安排,暗地里却与叛神者有所勾结。</br>    在苏良死后,西唐的兵马迫于神庭的压力从北秦撤出,但北秦皇帝仍不死心,还想着搞事情捞好处。</br>    西唐皇帝之所以敢在神庭眼皮子底下耍手段玩心眼,是因为他收到了一封密信。</br>    信上说,神庭已经到了日薄西山之时,不久便会土崩瓦解,北秦东周南晋三国之中内战不断,战火纷乱,皆有倾颓之势。值此千古难逢的机会,西唐只要与叛神者合作,便可抢占先机,不日即可鲸吞玄武,成就千秋霸业。</br>    若信上只有这些内容,西唐皇帝还未必相信,毕竟神庭虽然被叛神者搅得焦头烂额,但剩下的高手依旧矗立云峰,即便是他这一国之君也不敢惹怒神庭,也不认为神庭会就此瓦解。</br>    但这信中还有一样物品,那是一串菩提手珠。</br>    这串雪禅菩提手珠颗颗光滑洁白,对着阳光甚至能看到珠内有飞雪飘动,乃是举世罕见的绝品。</br>    而这串手珠的主人,西唐皇帝非常清楚,论辈分,年有六十一的他应该叫那人一声曾祖母。</br>    那人便是曾经的西唐公主,巴琳娜,自从她踏入神圣领域,受封使徒之后,她便再也没有回过西唐,就连他这位西唐皇帝也不知道这位曾祖母去了哪里。</br>    眼下神明沉寂,天下大乱,曾祖母你终于要做些什么了么?</br>    西唐皇帝的心中难以抑制的激动起来,旁人说神庭将倾颓他可以不信,但曾祖母又岂会骗自己?眼下秦晋周皆是内耗严重,唯有西唐实力最得保全,若神庭也不成阻碍,此时趁机出手,说不定真有一统玄武的机会!</br>    那自己便是空前绝后的千古一帝!</br>    虽说叛神者统领苏良的死,以及神庭表现出的强硬态度,让西唐皇帝不得不稍作收敛,但他还是找到了一个</br>    出手的机会。</br>    有线人传来消息,血原有大事发生,几位庭主率领大部分神庭高手全都赶赴血原,无暇理会其他。</br>    甚至有人传言,那位天下至尊的神子…死了?</br>    曾祖母说的没错,神庭真的倒了覆灭之时,此时不出手还待何时!</br>    西唐皇帝召集境内叛神者残党,集结了十万精兵悍将,带着三十六实力卓绝的御前侍卫,御驾亲征出兵南晋。</br>    北秦与东周虽然皆是新皇登基,历经大战,但局面很快被稳定了下来,并不是那么容易打开口子。而南晋已经是一团乱麻,遍地疮痍。</br>    原本白皓川与白皓岳两兄弟相争就使得南晋实力大减,之后神庭支持白皓岳登基,双方议和,眼看着南晋也要进入休养生息的阶段。</br>    但两个月前,以霍家为首的叛神者势力和神庭又打了起来,这一次杀的昏天黑地,双方皆是损失惨重。</br>    白皓岳初登帝位,不愿与神庭交战,一边勒令霍家收手,一边阻拦神庭进攻,在这巨大压力下,南晋新皇竟是一夜间白了头。</br>    原本的南晋有着七大世家支撑,国力强大难以战胜,但现在的南晋,恐怕国力仅剩巅峰时的三分而已。</br>    加上世家之首的霍家已经与白皓岳生出间隙,曾经投靠过白皓川的林家和荆家白皓岳也不敢重用,潜伏在南晋的叛神者两大高手武司亭和乐歧怨恨白皓岳帮助神庭,此时出兵南晋,必能将大片的僵地夺入西唐版图。</br>    西唐兵至,饱经战乱的南晋无力抵挡,仅用三日时间连破七城,焦头烂额的白皓岳不得不送来议和书信,但西唐皇帝尝到甜头那肯轻易收手,扣押了白皓岳的使者,继续挥师南下,杀到南晋北部重镇,嘉岭关。</br>    嘉岭关一破,南晋将门户大开,有灭国之危。</br>    白皓岳顾不得其他,急忙带着禁军赶到嘉岭关,亲自守关。</br>    但此时几大世家的高手死伤惨重,叛神者势力在武司亭和乐歧的率领下倒戈向西唐一方,况且连续的战乱耗空了国库,也让南晋民心军心降到谷底,这一仗打得极为艰难,眼看着嘉岭关就要落入敌手。</br>    就要白皓岳要崩溃之际,神庭的人来了。</br>    两位庭主联袂出手,硬生生逼退了攻城的三万劲旅。</br>    他们要求西唐退兵。</br>    唐皇看着天空中的两道身影心生畏惧,对身边的人问道:“你不是说神庭眼下自顾不暇么?现在两位庭主拦路,这可如何是好?”</br>    “陛下,只来了两位庭主,反而证明神庭眼下并无余力照看这边的战事,我们应该继续进攻。”回话的是一个青年男子,他面带儒雅,眸色坚毅,正警惕地看着两位庭主。</br>    唐皇不安道:“那可是两位庭主啊,要是他们奔我杀过来怎么办?”</br>    “他们从太嵩城长途跋涉而来,状态本就不佳,刚刚两人联手震慑三军,看似排山倒海,实则消耗严重,为的就是吓退我们。”青年男子打开一把折扇,坚持道:“两位庭主又如何?我们有十万大军,耗也耗死他们。”</br>    见唐皇还是有些举棋不定,青年男子继续道:“陛下,嘉岭关一破,我军便可长驱直入,而且此战若能擒杀白皓岳…这南晋万顷之地便是西唐的疆土了。”</br>    唐皇转过头,带着警惕地盯着他问道:“石田左靖,你是天行者,我能信你么?”</br>    石田左靖不卑不亢道:“您可以不信我,但您得信巴琳娜前辈的话啊。”</br>    唐皇看着前方的关口,一咬牙:“好!给我继续攻城!”</br>    皇命下达,几万再次向前推进,天空中传来庭主愤怒的咆哮:“冥顽不灵!你们是要与神庭作对么?!”</br>    “神庭又如何!!”唐皇如同给自己壮胆一般大喝道:“我曾祖母巴琳娜,乃是圣域强者,你们两个不想死赶快给让开!现在神子已经死</br>    了,你们神庭中人还猖狂什么!”</br>    “放肆!”</br>    “愚蠢!”</br>    两位庭主极为恼怒,一位庭主出手砸毁了西唐数辆云梯和冲车,另一位庭主唤出一条苍龙,在西唐军中冲撞而去,打得西唐军人仰马翻,掀飞无数旌旗,打通了一条道路。</br>    而一到白色身影从这条道路之中急速掠过,如流星赶月一般冲向唐皇。</br>    “这是何人?”唐皇见这人竟是从万军之中穿过,直奔自己而来,吓得打翻了青罗伞盖,惊呼道:“护驾!!”</br>    三十六位御前高手急忙出手,前往拦截那道白色流星。</br>    那人一袭白衣,那人微眯双眸,他握着一把银白长剑,脚踏七星,明亮的剑芒连成一道道月弧。</br>    三十六位实力强大的御前高手一个接一个倒下,这道白色身影冲到了皇辇之前。</br>    石田左靖挡在唐皇之前,折扇一开,充沛念力如山岳般巍然,将那星光月弧死死挡住。</br>    “姜小白,你在做什么蠢事?”石田左靖眼中带着几分不理解问道:“就这么直愣愣的杀过来,不计代价的杀死这些高手,你可曾想过如何战胜我?”</br>    白衣银剑的姜小白微微喘息,他眯着眼,开口道:“我战胜不了你。”</br>    石田左靖摇了摇头道:“我听说过中国的古代故事,姜小白,是春秋时候的一位被称作齐桓公的霸主,你与他同名,怎么一点霸气都没有?”</br>    “你知道的还是不够多啊,齐桓公厉害的地方,是他拥护了其他人都不愿意承认的那位唯一的王。”姜小白淡笑道:“我现在也想那么做。”</br>    石田左靖没有理解姜小白的意思,而是皱眉道:“你若是全盛状态,我还没有绝对的把握拿下你,可你耗损了这么多气力冲到这来,岂不是白白送死?”</br>    姜小白反问一句:“我看着像白白送死的人么?”</br>    石田左靖心生警惕,盯着他问道:“你要干什么?”</br>    “南晋已经很惨了,我想阻止这场战争。”姜小白朗声说道:“我要告诉唐皇,使徒巴琳娜死了,死在了天君手中,如果你收到了巴琳娜传来的什么消息或者命令,也肯定是天君伪造的。不要再打了,不然你可要成为千古罪人了。”</br>    石田左靖眸色一冷,而后摇头道:“你就为了说这句话?以为他会信么?”</br>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唐皇的吼声从皇辇上传来。</br>    “罢了。”姜小白轻叹口气,随后他突然闭上了眼睛,手握住了剑柄,喃喃道:“虽然我不是天命之人,但在退场之前,我最后为这个世界、也为你做点什么吧。”</br>    这一刻石田左靖徒然汗毛倒立,仿佛有一把锋利的剑刃就在他额前一般,他瞳孔一缩,毫不犹豫施展全部念力,羽扇挥动间念气化作一座巍峨山岳向姜小白撞了过去。</br>    “三归九台,尊王攘夷。”清冷的高喝从姜小白口中传出。</br>    随后是一声清脆悦耳的剑鸣声响起。</br>    白色身影再次化成一道流光。</br>    姜小白和他的剑融为了一体。</br>    这道流光使得空气嘶鸣,这声剑吟使得三军震颤。</br>    轰然一声,山岳撼动,那折扇上出现了一道裂痕。</br>    可那道白色身影没能穿过这磅礴的念力,连同那把银色长剑一起粉身碎骨。</br>    “明明是关键的比赛,你不想着如何晋级,还想着阻止这场战争么?你心中的王又是谁呢?呵,可惜,你的剑还是不够…”石田左靖话语一顿,他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那里有着一道狭长血口。</br>    下一刻,石田左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他僵硬地转过身,看到了唐皇双眸瞪大瘫坐在皇辇上,额头处有着一道清晰的剑痕。</br>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石田左靖陷入了迷惘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