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盛唐风华TXT下载 > 盛唐风华 > 第七百八十八章 肝胆(五十七)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百八十八章 肝胆(五十七)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朕身为天子广有四海,女子财帛尽为朕所有,予取予求理所当然。若是连区区一妇人入宫之事都不能如愿,这皇帝还有什么意思?”李渊的语气也极为严肃,证明他对这

    件事看得很重,绝不是纳一个妃嫔那么简单。即便是登基以前,李渊身为李阀之主也不至于在女色上有所欠缺。窦氏和独孤后不同,不是个善妒的女人,更不会把丈夫牢牢拴在自己身上,不许他去找其他美人。事实

    上窦氏在这方面很是大度,也正因为她这种大度,李渊反倒是格外收敛,并没有痴迷于某个美人。固然人的地位变化心性也会随之改变,费尽心血得了天下,之后便失去约束为所欲为乃至性情大变的人也不是没有,不过李渊毕竟登基未久天下未定,也还不至于到这种

    地步。他开口所讲的就不是美色与大将谁者为重,而是直指天子的权威所系。“徐乐若是喜爱那妇人,又算得了什么?只消把话语对朕讲明也就是了。朕给他的赏赐哪样不比一个妇人来得重?难道朕舍得兵马钱粮,单单舍不得一个女子?再者说来那

    女子的身份尴尬,留在他身边是祸非福,他莫非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徐家人行事乖张,但头脑全都清醒着,若是连这点事都看不明白,他也不配做我大唐的将军!”李渊越说越气,刚刚平复的情绪又自激动起来:“朕对他如何大家有目共睹,便是亲子侄也不过如是。他又是怎么回报朕的?纵然有多少不满,大可对朕说明,难道朕还不许他说话不成?一言不合提槊便打,即便是徐敢在日也不敢如此!他这简直是无法无天!也根本不曾把朕放在眼里!若是这般放纵下去,日后还有谁治得住他?谁又治得

    住玄甲骑?他徐家再有多少战功,也只是李家的臣子,总不能欺到朕的头上去!”窦氏倒是不温不火,依旧保持冷静。她很清楚丈夫的为人,素来有钝重之称的李渊,能够维系古拙君子的形象并非侥幸所致,而是他确实有着过人的涵养以及养气功夫。

    即便是真有人触了他的逆鳞,李渊也不会大发雷霆,表面上还是可以保持克制,过后随手打发也就是了,犯不上大动干戈。唯独在徐乐这乃是例外。只要事情关系到徐乐,李渊就肯定会举止失措,甚至会表现得与往日大不相同。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当年那些不足为外人道的隐秘,让李渊面对徐乐时总会想起葬身火海的

    徐卫,是以格外的提防甚至过度反应也不稀奇。她也承认丈夫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徐乐所作所为不管是国法还是规矩都不能容,所以李世民从一开始就选择在外面叩头请罪不敢申辩,道理也在于此。不过此时窦氏依旧

    从容不迫,对李渊说道:“圣人所言极善,徐家人这番举动确实没有道理也不合法度,算得上无法无天。可是圣人请想,徐家人行事又几曾顾及过法度?又哪里讲究过规矩?他们就是些山野村夫,讲得是情分道义,不是国法纲纪。我想乐郎君未曾在意过杨氏的身份,只当她是自己的一份承诺。徐家人是出名的一诺千金,为了自己的一句话搭上性命,这种事徐家人

    干得出来,也只有他家人干得出来。”

    李渊哼了一声未置可否,“那便可以抗旨犯上了?”“妾不是为徐家人求情,也不是为他说话。于法理徐乐当斩,玄甲骑亦应斩。可是今日之事不可以道理论,说到底咱们的大唐江山也还没到可以讲法度的时候。若是讲法度

    ,杨广还是这四海之主,不至于落个身首异处。还望圣人三思。”

    “怎么?梓童担心朕怕了那区区八千骑?”“圣人为万民之主,自然不会怕一些只知杀伐不明大义的匹夫。可是天下诸侯作何想法,圣人尚且不知。设若有人畏玄甲骑多过畏惧圣人,我们若是自灭玄甲,岂不是随了

    那些人心思?到时候又要多死伤将士耗损钱粮,于圣人的伟业也大有妨碍。”“跳梁小丑何足一论?当日晋阳起兵之时,朕也未曾考量玄甲复出。我大唐如今虎踞关中兵精粮足,那些鼠辈又怎敢相抗?只要挟大势相迫,他们自会倒戈来降,有没有玄

    甲骑有没有徐乐都是一样。再者说来,没了徐乐也未必一定就没了玄甲骑!二郎与他厮混多日,难道就真的学不会徐家兵法,也管不住那些骄兵悍卒?”窦氏不疾不徐:“当日圣人与卫郎君亦是至交,等到徐家变故发生,徐敢携孙远行,玄甲骑便随之消失。便是杨家父子那等霸道性子,也不曾逼迫圣人再练出一支玄甲报效。说到底玄甲骑就是徐家自己的物什,徐家人在就在,徐家人走了便谁也拿捏不住。此事圣人亦是心知肚明,就不必苛责二郎。我大唐天下系于圣人一身,倒也不必全赖玄甲,又或者没有都对我李家江山没什么妨碍。不过……妾身方才所言徐家的运道,圣人不可不察。固然圣天子百灵相助,凡俗气运于圣人无碍。但是眼下我李家基业未稳

    ,多些小心总无坏处。”

    李渊看看妻子,眉头微微皱起:“徐家的运气确实不差,不过总不至于妨碍到李法主身上。若果真如此,那便有些邪门了。”从方才窦氏所说的运气,便是指李密以及他统辖的瓦岗军。徐家人素来剽悍,行事全凭心中所想不考虑其他因素,闯祸乃是家常便饭,触怒天颜不可收拾面临人头落地风

    险的事也做了不止一次。就算徐家人再如何了得,也不可能每次都靠武艺过关,之所以能保全性命很多时候确实和运气有关。毕竟国乱思良将,乱世之中尤其如此。不管天子被徐家人气到哪种地步,一旦自己面临险地甚至面临丧师倾国的边缘,就还得指望徐家人救命。自古来功高莫过于救驾,

    徐家就算惹再大的祸事,有了力挽狂澜之功,甚至救下天子性命,之前的罪过也只好一笔勾销。大争之世豪强并起,胜负生死往往只在须臾之间。或许只是一个念头或是一次抉择不当,结局便是败亡。乃至完全可能通过一场大战,实现强弱逆转盛衰变化。正因为徐

    家人有这么一份逆转乾坤的本事,才能一次次逃过惩戒,直到大隋一统天下四海升平,徐卫便逃不过死劫。如今的李渊情形和当日的杨坚或是宇文氏并不相同。虽说大唐眼下还远远没到一统天下的地步,但是也不至于行走在刀尖上,随时可能面临败亡下场。正如李渊所说,从

    占据长安控制潼关的一刻,李唐王朝就已经占据了大势。在徐乐携玉玺回归后,这份大势就更加稳牢。与天下群雄相较,李渊已经拥有了四成以上的胜算,而其他人充其量不过是一成两成甚至连半成都不到。李渊这次对待徐乐

    的态度如此强硬,甚至八千玄甲骑的表态都不曾让他改变心意,与这种大势也脱离不了关系。

    不过这天下终究还不曾一统,四海豪杰中也不是没有能和李渊一较短长的人物,其中最为出挑也最让李渊忌惮的,便是昔日大隋蒲山公如今的瓦岗首领李密李玄邃。

    辽东李氏四世三公门第显赫,李密本人文武双全乃是当世一等一的豪杰,不过这些对于李渊来说还都算不了什么,真正令他担心的还是李密麾下那支瓦岗军。这支由绿林豪杰以及难民、游侠组成的队伍,与当今天下各路英雄麾下的部队完全不同。他们有着自己的战法,也有自己的韬略。这些谋略战法不载于任何兵书战策,也

    没人能够教授传承,全是江湖中人刀头舔血的岁月中,自行揣摩而来。七零八碎不成体系,于军中将领而言,只能算是野路子,不被正统武人所重视。再说历来都是官兵占据上风,盗贼最多就是欺负百姓,不具备和正规军正面作战的能力。是以没人会在意盗贼的战法,也不会认为一群响马能够抵抗正规鹰扬。然而自从

    李密加入瓦岗军之后,这支队伍的情形陡然一变,已经从昔日的散兵游勇盗贼响马,变成了天下有数的强兵。他们那上不了台面的战法经李密改造、完善,已经成为一套极具威胁的手段。已经有无数名将败亡在他们手中,其中不乏名动天下的豪杰勇士,以及足以和河东鹰扬相抗

    衡的精锐。李渊一度想过与李密联合,就是看中李密手上这支精兵。不过时移事易,如今两方已经没了合作的可能,转而刀枪相向争夺天下。李渊心中对于李密的才具以及瓦岗军的战力都很是忌惮,不过在外人面前这种态度不能表露出来

    ,也只有自己的妻子以及几个儿子才知道心思。如今妻子提及的变数自然就是指李密和他手下的瓦岗军,如果说别人可以不在乎,李密就必须认真对待。一个不留神,便有可能像当年周齐交战一样,明面上占据绝对优

    势的大周军险些阴沟翻船被齐军所破。不过李渊对于妻子的担忧并不认可,他倒不是说自己有把握战胜瓦岗,而是觉得瓦岗军就没可能走到自己面前。毕竟宇文化及和他的骁果军,正在冲向瓦岗军,那支军队

    的实力放在那,谁听到都得心惊胆战。不管他们和瓦岗军胜负如何,总归难免两败俱伤,只剩半口气的瓦岗还有什么可怕?窦氏却不似李渊这般笃定,相反面色更加严峻:“倘若他们不曾两败俱伤,而是两下合兵又待如何?”
《盛唐风华》相关推荐:赘婿红楼春天唐锦绣梦回大明春朕又不想当皇帝绍宋武神主宰新书小阁老某强化的上条当麻 凄美纪元 逍遥奇兵录这个天下我做主末世幸福生活录 八一八我们公司的男人们北宋有个好弟子地狱良人 剑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