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超维术士TXT下载 > 超维术士 > 第2800节 直面神女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800节 直面神女


    “独树一帜的幻术?应该不止这些吧,他能介入镜中空间,可不是幻术能做到的。”

    艾达尼丝可不会忘记,之前安格尔破坏她油画的事。

    对此,智者主宰则是摊开手:“关于他的能力问题,我只能观察,并没有任何理由去询问。”

    艾达尼丝:“这么看来,你对他们还挺友好的?如果,他们是敌人呢?”

    智者主宰:“没有如果,在我看来疑罪从无。”

    “疑罪从无?”艾达尼丝眯了眯眼:“这可不是我所了解的‘智者’。”

    智者主宰也不反驳,顺着她的话道:“虽然疑罪从无,但谨慎观察还是要的。这就是我的态度,他们没有犯任何错误的情况下,我不会使用强迫手段。”

    而且,强迫手段也要分人。智者主宰在知道安格尔的身份,以及黑伯爵的身份后,就压根没有强迫的意图了。如今的诺亚一族,可不是万年前被奈落城庇护的巫师家族,它在这个时代已经站在了南域巅峰。

    而黑伯爵,作为诺亚族长,其实力更是无可置疑。有黑伯爵在这个队伍里,就算是分身,智者主宰也不敢轻举妄动。他可不想,万年的守望,被当今新世代的强者给毁灭。

    艾达尼丝:“所以,我给你的阻拦任务,你也不断放水?”

    智者主宰:“既然我不会使用强迫手段,那么阻拦任务也只能按照之前每一次诺亚后裔来时,所需要通过的考验。而他们靠自己的能力通过考验,怎么能说是我放水呢?”

    “更何况,神女冕下不也亲自动手了么?”智者主宰指着透明屏幕上,那隐藏在阴影中的幽奴道。

    艾达尼丝:“内有反骨,我只能让幽奴来替我动手。”

    ‘反骨’智者主宰笑了笑,没有回应,也不打算反驳。

    他与艾达尼丝之间,本来就互相有矛盾,只不过靠着约定才能勉强和平罢了。所以,对于彼此而言,对方都是反骨。

    可反骨是反骨,只要不反地下水道,不反奈落,那还是能和平谈话,就像他们现在一样,唇枪舌剑不断,但也只在嘴巴上争论,谁都没有动手的意思。

    “你没有询问也罢,那你观察他能力时候,就没有想法?”艾达尼丝问道。

    智者主宰:“想法?不知神女冕下可听说过镜姬?”

    艾达尼丝听到镜姬之名时,瞳孔微微一缩,心神大动,但仍旧面不改色的道:“镜姬,听是听说过,怎么,他与镜姬有关?”

    智者主宰:“我不知道,我就随意这么一说。毕竟在南域,研究镜域的巫师屈指可数,能自由进出镜域的巫师更是罕见,我能想到的,比较出名的也就这位了。”

    艾达尼丝:“镜姬可不是巫师。”

    智者主宰:“但她与巫师密不可分,不是吗?”

    艾达尼丝皱了皱眉,陷入了沉思。

    智者主宰:“不知道冕下对镜姬可有什么看法?”

    艾达尼丝皱着眉:“没什么看法。”

    智者主宰笑道:“冕下询问我这么多问题,我可是知无不言。而我只不过问了一个无关紧要问题,冕下就不耐烦了?”

    智者主宰虽然是笑眯眯的在说话,但艾达尼丝却能感觉到,智者主宰对于她连续的询问……或者说质问,其实也很不满。

    艾达尼丝沉默了片刻后,还是回道:“对镜内生物而言,镜姬和一方镜域没有差别。”

    智者主宰:“冕下也这么认为?”

    艾达尼丝:“不尽赞同,但如果那个女人……我指的是拉普拉斯,最后成长起来,或许会变成和镜姬差不多水平的存在。”

    镜姬在物质界的实力暂且不提,但她在镜域中,却是一个令人敬畏的存在。之所以有这样的名声,在于镜姬曾在镜域里创造过一个绝对稳固的空间,数以千年未被外力侵入,庇护了一方的镜内生物。

    这种绝对稳固的空间在镜域简直罕见,有魄力做出这种空间,镜姬是值得尊敬的。而为何还有畏惧?因为这方空间里的镜内生物对镜姬的崇拜,甚至到了自称为手下的地步。而这方空间里的生物,经过数以千年的休养生息,实力极其强大,横扫一片镜域是没有问题的。

    纵然镜姬完全不知道这群生物对她的崇拜……因为镜姬几乎不来镜域,对镜姬而言,镜域并非是“家”,而是一个异世界,物质界才是镜姬常年待的地方。

    可就算镜姬不常来镜域,但她的名声却是在镜域中相当斐然,哪怕是艾达尼丝也听闻过。

    “没想到拉普拉斯还有这样的潜力。”智者主宰轻笑一声。

    “……你真的觉得他与镜姬有关?”艾达尼丝在犹豫了片刻后,还是问出来这个问题。

    智者主宰:“我又没见过镜姬,我怎么能确定?”

    智者主宰顿了顿,看向艾达尼丝:“反正他的目的也是遗留地,不妨到时候冕下亲自去问他?”

    艾达尼丝顿了一下,冷哼道:“他不会来遗留地的,就算他真的与镜姬有关,最终……也会死在这里。”

    智者主宰没说什么,而是抬头看向墙壁上的透明屏蔽:“那就不妨看看他们的能力吧。”

    艾达尼丝也不再说话,目光聚焦到了安格尔一行人身上,她不相信安格尔能通过幽奴的考验。

    如今墙面屏幕里,呈现的视角正不断的变化着。

    智者主宰在悬狱之梯接触过安格尔所制造的虚拟直播,看上去不难,但真的表现起来却很困难。所以,他这一次选择的是,借由魔能阵监察权而魔改出来的“平面”直播。

    一开始智者主宰还觉得很简单,可过了一会儿就发现问题不对劲了。

    这种平面呈现,其实和精神力探入魔能阵后的沉浸式感知,完全不一样。其中亟待解决的问题很多。譬如,视角如何呈现,才能让受众在观看画面时更直观、更舒畅?

    这个问题讲深奥一点,涉及到了画面美学、连续几何、还有蒙太奇等一系列的问题,如果交给安格尔,那肯定很快就能解决。但智者主宰还是头一次接触,虽然炼金也需要接触美学问题,但美学和美学之间也存在差异,想要立刻上手,不是那么简单。

    而且,正确的切换画面,才是平面直播时最需要注意的问题。

    但智者主宰此时还没有“切换”这种镜头语言的概念,所以他只能不断的变化视角,试图寻找到一个单一,可视角度最好的位置。

    最终,呈现在屏幕里的,就是一个俯视角度。

    也就是,画面里的廊道还是廊道,岔道还是岔道,但是以俯视角度从上往下看,就像是一个微缩迷宫。

    而安格尔等人,基本就只能看到头顶,以及一小部分的身形。

    而岔道中央是一片黑影,意味着这是幽奴所在,安格尔一行人正慢慢的踏入这片黑影区域。

    “……你还不如像刚才那样,对准他们的脸。”

    艾达尼丝在看到智者主宰不断的转换视角时,就已经猜到了他在做什么。

    智者主宰为了不把监察权交给她,宁可搞这么一出荒唐戏,艾达尼丝心中很无语,但又莫可奈何。

    魔能阵的主控权是智者主宰掌握着,让渡不让渡权利,是智者主宰来决定,她也没办法强求。

    智者主宰如此艰难的去寻找角度,甚至都有些出糗的性质了,却还不让渡权利,可见他的态度了。

    “可这样俯视角度,能看到环境、还有所有人,也包括幽奴。”智者主宰的想法是,虽然现在这个画面看上去有点难受,但这样更清晰也更直观。

    可艾达尼丝却不这么认为,她只需要看到安格尔等人被吞没,最好能清楚的看到他们被吞没时的凄惨表情,这才是最好的。

    俯瞰时,表情肯定看不到,能看到的只有不同的发型和发色。

    “那我就以他为主要视角吧。”智者主宰指了指画面中安格尔。

    最初他们其实就是以安格尔为画面“主角”,只是以安格尔为画面主角时,就看不到幽奴的情形,以及周围的大致环境,所以智者主宰才会转换视角。

    艾达尼丝点点头,她最关注的原本就只有安格尔。

    智者主宰也没有迟疑,直接透过魔能阵,开始对视角再一次的进行转换。

    画面出现了短暂的模糊,约莫两秒钟,画面重新出现,这时已经切换到了安格尔为主角。

    只是智者主宰调节的画面太过贴脸……画面出现的刹那,就是直接怼脸。

    智者主宰又开始微调,拉远“镜头”,只是调着调着,他越发感觉不对劲。

    安格尔等人的位置怎么好像不在走廊里了?

    智者主宰怔楞了片刻,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回过头,看向大殿入口处。

    只见一阵阵狂风吹拂进大殿,乘着狂风而来的,却是数道人影。其中最前面的,正是一头红发的……多克斯。

    多克斯是第一个现身的,紧接着其他人也一一出现,而安格尔则是最后一个从拐角走进大殿的。

    他们走进来后,立刻便与智者主宰眼对眼。

    智者主宰不自在的回过头,看向墙壁屏幕,硕大的屏幕画面里,还怼着安格尔的脸,只是安格尔此时的表情有点微妙。

    无奈、无语加上一丝嫌恶。

    智者主宰在解读安格尔表情时,画面中,安格尔嘴巴微张,无声的说出一句话:你在干什么?

    同一时间,智者主宰也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智者主宰在心中叹息一声,抬起头,想看看艾达尼丝现在的表情。

    却见艾达尼丝正死死的盯着安格尔等人,嘴里反复念叨着……“不可能”。

    突然,艾达尼丝的目光对上了智者主宰:“你帮他们了?”

    智者主宰也有些冤,但他又能理解艾达尼丝的想法,因为前一秒俯瞰的时候,安格尔等人还在岔道边缘,下一秒切换画面,安格尔等人就进大殿了,中间画面模糊的两秒发生了什么?是不是故意模糊的?

    换成智者主宰在艾达尼丝的位置,大概也会心存疑惑。

    智者主宰也不得不解释:“我如果真帮他们了,幽奴不可能乖乖的待在外面,它早就来找你了。”

    “那你解释一下,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智者主宰自然猜得到安格尔等人进入的方式,不过,他不能直说:“我刚才在调动画面,完全没注意他们的行踪,这一点,你应该看在眼里。至于他们是怎么通过考验的,幽奴不应该比我更清楚吗?”

    艾达尼丝知道智者主宰至少此时不会骗她。

    而且,幽奴也的确通过镜内的光影,向她发出了信号。

    艾达尼丝想要知道真相,直接将幽奴拉过来询问即可。不过,她没有立刻这么做,在这里把幽奴拉来询问训斥,只会丢她的脸。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目光从智者主宰身上移开……最后定格到了安格尔身上。

    众人此时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默的看着眼前这一切。

    安格尔也静静的注视着艾达尼丝,之前与艾达尼丝相见基本都是擦边球形式,要么是魔神徽章里的侧颜,要么是一副早就画好的油画,要么只有声音;而这回,算是她与艾达尼丝的第一次正式见面。

    安格尔到现在为止,都还不知道艾达尼丝为何如此“优待”于他。

    之前安格尔还以为是他破坏了悬狱之梯的油画,导致艾达尼丝的不满,后来觉得可能不是如此。现在看来,他的猜测没错。

    艾达尼丝在看向其他人时,那双眼睛里,没有太多的情绪,也没有太多的仇恨,冷漠且无情。

    唯独看向安格尔时,眼神颇为复杂。

    这种复杂情绪里,有仇恨,但并不是最主要,更多的是惊讶、疑惑以及……探究。

    很显然,艾达尼丝关注的是安格尔这个人,而不是任何一件事。

    “告诉我,你来遗留地的目的。”

    艾达尼丝的声音从那壁炉上方古朴的铜镜里传了出来。

    安格尔笑了笑:“说来话长,其实我也有很多问题想得到解答,不如……”

    安格尔还没说完,艾达尼丝就打断了他:“你没有资格和我谈论任何问题,你也没有资格踏入遗留地。”

    安格尔本来礼貌温和的表情也慢慢消失,嘴角翘起,带着讥讽道:“所以,尊贵如你,打算离开镜域,来到物质界,亲自狙杀我吗?”

    “我其实很期待呢。”

    “你是觉得我不敢吗?”艾达尼丝眯着眼。

    安格尔:“是啊,要不试试?”

    安格尔的话,让多克斯以及俩个学徒吓得心脏怦怦跳,但黑伯爵却毫无反应。如果换做是他,连先礼后兵都不会有,一直处于被阻击与截杀之中,他大概率会上来动手,把那铜镜砸成粉碎。

    一个藏在镜子里不敢露面的人,还好意思谈优越与资格?

    不过,黑伯爵有这样的底气,毕竟他的真身可是随时能降临的。

    而安格尔也敢如此驳斥艾达尼丝,却是让黑伯爵再一次的肯定,安格尔肯定有后手。

    如此有恃无恐,没有后手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