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奇幻小说 > 寒门崛起TXT下载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募兵受挫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募兵受挫


    从日出东方,到日上三竿,再到现在正中央,也没有一个人前来现场应募参军。

    是的,一个报名应募的也没有。

    足以容纳三千的募兵现场,一上午也没有一个群众报名应募,偌大的场地成了一个笑话。

    哦,也不能说没有一个人,中间倒是有个路过的人问兵饷是不是真的,但他是一个腿脚都不利索的老头,明显不符合报名应募参军要求。

    “咳咳,大人,义乌山多路难行,乡下离县城远,一些报名的乡下人可能还在路上吧。”一个书吏咳嗽了一声,底气不足的对朱平安说道,试图安慰一下朱平安。

    “也不是所有乡村都距离县城远,看来是哪里出了问题,我得请教一下赵知县。”

    朱平安微微摇了摇头,虽然有些受到了打击,但是干劲儿却未丧失分毫。

    朱平安带上大刀等三个人去县衙,安排其他人分成三波轮换,一波在募兵现场盯着,其余两波休息,避免大家都在这空耗着,白费无用功。

    “朱大人,募兵可还顺利,是不是人手不足了,上午的疑难案子断完了,下午的案子简单,我这还可以抽调一些人手去募兵现场帮助大人......”

    赵知县见到朱平安,还以为是现场人多,人手不足了呢,主动开口表示道。

    人手不足?!

    朱平安闻言,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不瞒赵知县,截至目前,没有一个人前来应募参兵,闲的我们都可以在现场支几个麻将桌搓几圈麻将了。”

    “啊?!没有一个人前来应募参兵?!”赵知县吃惊的张大了嘴巴,继而又皱眉自言自语的道了一句“怎么还真出现这种情况了......”

    然后又愣了一下,一头雾水的看向朱平安,“麻将?!朱大人麻将是何物?用搓的吗?”

    “赵大人,先不管麻将了,你方才说‘怎么还真出现这种情况了’,难道赵大人之前已经有所预料了吗?!”朱平安摆了摆手,敏锐的抓住了赵知县的话语,追问道。

    “呃,这个怎么说呢,下官觉得募兵应该没有问题,管矿告示一出,矿争必禁,为募兵扫平了障碍,募兵应无问题,不过万事皆有可能,无人应募是下官最坏的猜测,没想到真的发生了。”赵知县思考了片刻,苦笑着解释道。

    “赵大人既然能做此预测,想来对于原因,应该有一些猜测吧。”朱平安问道。

    “这个嘛,以下官对义乌的了解,原因大概有这么两个吧。第一,老百姓对官府不够信任,义乌矿争的厉害,械斗频发,死伤者众多,估计百姓担心募兵是假,以募兵为幌子诱抓他们为真;第二,本地乡绅、宗族不愿下面人应募参兵,一来如今世道不太平,争矿械斗暂且不说,外面倭患也越来越严重,想着家乡多一个人保护,多一份安全吧,而且,有些人对官府成见很大,甚至可以说痛恨,或会阻止同宗族人应募参兵吧。下官以为第一个原因次要,主要是第二个原因。”

    赵知县认真的想了片刻,用比较有把握的语气,对朱平安说道。

    “嗯,本地乡绅、宗族阻止百姓应募参兵......”朱平安重复了一遍,微微皱了皱眉头,“如果一个个宗族、乡绅去说服,做思想工作的话,太费时间了。”

    “大人,不必一个个宗族、乡绅的去说服,只要说服主要几任就可以了,甚至只要大人说服了陈大成,只要陈大成同意宗族应募参兵,事情就迎刃而解了。”赵知县微微摇了摇头,向朱平安提出了破局的关键。

    陈大成?!

    朱平安闻言,微微眯起了眼睛,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啊,好像在哪听过,哦,是了,来时茶摊的老板提到了陈大成,今日目睹的那场械斗,便是义乌倍磊的陈大成召集率领宗族人护矿,与外地占矿的永康人发生的械斗。

    “赵大人,陈大成何须人也,竟然有如此影响?”朱平安好奇的问道。

    “回大人,这陈大成乃是义乌本地陈氏宗族的族长,陈姓乃是义乌本地首屈一指的大姓,陈大成少时读书,不过连续三次未能考中秀才,一气之下弃文从武,没想到竟然武道上出了名堂,以勇悍知名于义乌,少有人能与之相抗,又仗义疏财,处事公道,在义乌素有威望,一呼百应,乃义乌乡绅、宗族代表性人物。如果说服了陈大成,那其余乡绅、宗族也就不成问题了。”

    提到陈大成,赵知县那是张口就来,想都没想就将陈大成的情况娓娓道来。

    “怪不得,这陈大成在义乌竟然有如此大的威望和影响力。”朱平安闻言,不由点了点头,怪不得陈大成能够组织数千百姓参加于永康人的械斗。

    “既然陈大成有如此大的影响力,看来阻止宗族应募参兵的肯定有他了。”

    朱平安进一步得出了结论。

    “咳咳,想来如此。”赵知县咳嗽了一声,点了点头。

    “赵大人,以你对陈大成的了解,陈大成他阻止宗族乡亲应募参兵,可是为了家乡安全考虑,多一个人保护家乡,多一分安全?”朱平安向赵知县询问道。

    “有这方面的原因,不过,陈大成对官府有成见,时常有痛恨官府腐败之言论。”赵知县脸色略有尴尬的说道,言毕立马强调道,“大人,下官以身家性命保证,下官绝无贪腐之行。”

    “嗯,我相信赵知县。”朱平安点了点头,淡淡说道,“赵知县虽是去年才就任义乌知县,不过在民间的名声比上一任义乌知县强百倍不止......”

    “多谢大人信任。”赵知县感动不已,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看来原因是出现在这里了,陈大成痛恨官府腐败,不信任官府,不信任官府募兵,义乌卫所的荒败,也从侧面活生生的映证了他的想法,加上家乡也需要乡民保护,所以阻止宗族乡民应募参兵。”朱平安找到了问题所在。

    “正是如此。”赵知县跟着点了点头。

    “好,看来我要去拜访下陈大成了。”朱平安打定了主意,起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