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奇幻小说 > 逆天邪神TXT下载 > 逆天邪神 > 第1903章 旅程(七)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903章 旅程(七)


    一艘漾动着梦幻光晕的小型玄舟载着云澈和云无心,颇为快速的飞向西方。</br>    为尽可能适应神界的气息,这几个月云澈都是带着云无心以身躯遨游于虚空,但此番毕竟是跨越星域,所以向苍姝姀“借用”了一艘玄舟,否则到达西神域不知要猴年马月。</br>    “父亲,姝姀阿姨为我们送行时,悄悄送给你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云无心好奇着问道。</br>    “没什么,一本她自己写的菜谱而已。”说完,云澈顺口吐槽了一句:“明明可以以灵魂印记直接传给我,偏要用这种麻烦的方式。”</br>    云无心微撇唇瓣:“我才不信你连女人这么简单的心思都不明白。”</br>    “唉。”云澈幽幽吐息:“女儿长大了,有时还真是让人有些忧愁。”</br>    云无心向他伸出白白的手掌:“不管,我要看。”</br>    “看吧看吧。”云澈也没怎么犹豫,手掌一推,一部释放着浅蓝光华,用奇异材质制成的书卷飘在了云无心的掌心。</br>    小心翼翼的翻开,只一瞬间,云无心的美眸便亮灿了许多,唇间发出难抑的惊叹:“好漂亮,单单看这些字迹,都是一种赏心悦目的享受。”</br>    何止是字迹……云澈虽然看似对这本菜谱没那么在意,但他心中无比清楚,这里记载的每一道菜肴,都是苍姝姀用整整万载所凝之精髓。</br>    无数次的尝试,无数次的调整、无数次的潜心……且每一道,都从未现世。</br>    尤其这一个月间,云澈烹饪的技艺突飞猛进,也愈发知道这本菜谱的珍贵程度……简直堪比医道的生命神迹。</br>    “姝姀阿姨人好看,又是神帝,还每一方面都好到超出想象,简直完美的不真实。”</br>    类似对苍姝姀的感叹,这已经不知是第多少次。</br>    她目光恋恋不舍的从苍姝姀的字迹上移开,看着云澈道:“父亲,我越来越感觉,这世上最好的女子,全都被你给占据了。”</br>    “不然呢?”云澈仰起头,昂然道:“也不想想你爹我是何许人物。”</br>    “不过,你这些夸赞你姝姀阿姨的话,可千万不要在你千影阿姨面前提及。”</br>    “欸?为什么?”刚一问出,云无心便已了然,向着父亲一眨眼睛:“哦……这个我当然知道!”</br>    “这本菜谱也不要让她知道。”云澈伸手扶了下额头,语气微带无奈:“否则她一定会讨去看,然后说不定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br>    “知道啦知道啦。”</br>    ————</br>    云澈从未刻意隐瞒行踪。到达西神域之时,麒麟帝已早早的等在了那里,一见云澈,便率着一众麒麟快速迎上。</br>    “麒天理恭迎云帝尊临,恭迎小公主。”麒天理当先而拜,目光投向云无心时,将她的相貌气息牢牢的刻在心里。</br>    “就知道你会来这一套。”</br>    云澈从他身边走过,但并未直接将他赶走,而是淡淡道:“天理,说一说西域的现状吧,拣重要的说。”</br>    “是!”</br>    麒天理微俯着上身跟在云澈后方,尽可能精简着言辞道:“罪龙界已由帝后亲自尽数控下,恕下的龙神幼辈也已全部‘妥善’安置……”</br>    “螭龙、万象的不安要素已尽数肃清,虺龙界也已尽在青龙……青妃掌中。”暗暗抹了一下瞬间溢了满额的冷汗,麒麟帝继续道:“由青若统领所引的维序署,也已在上位星界延伸八成,中位星界延伸六成……”</br>    龙白死,麒天理便是西神域资历最高的神帝,他对西神域</br>    的了解可以说胜过当世所有人,行事更是极为妥当周全,滴水不漏。</br>    一言不发的听完麒天理精简清晰的陈述,云澈似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你们去吧。”</br>    “帝上,”麒天理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躬身道:“您一路之上并未隐下行踪,老朽担心会有人为仰帝尊而近扰,更有些不知天高地厚者会趁机妄施暗杀。”</br>    “以帝上神威,自然无人可近身,只是怕惊扰了小公主。帝上若是不弃,还请赐告去处,老朽会立刻遣人提前肃清道路。”</br>    “不必。”云澈神色毫无变化:“我此次之行,便是为了带女儿游观世间百态,那些可笑的暗杀已遭了十几次,她都见得乏味了。”</br>    “呃……那……敢问帝上何时去青龙界……小住?”麒天理试探着问道。</br>    他可是很清楚,来西神域之前,云帝在十方沧澜界待了足足一个多月!</br>    云澈却道:“在南域那边耽误了些时间,西域这边不会停留太久。青龙界便不去了,想来那青龙帝也不想见到我。”</br>    “啊这……”麒麟帝还想再争取一下。</br>    “无心,我们走吧。”</br>    云澈抓起云无心手腕,直接瞬身远去,留下麒麟帝呆在那里,幽幽长叹。</br>    “得主动,得主动啊。”他低声叨念着:“但让那孩子主动……唉。”</br>    ————</br>    “父亲,我们现在去哪里?”</br>    云澈看着前方:“……我想先去一趟龙神界。”</br>    云无心刚想再问什么,却从云澈的声音之中,感受到了一抹淡淡的哀思。</br>    原龙神界,轮回禁地。</br>    上次离开前,云澈在这里施下了颇为浓郁的光明玄力,因而此次再至,目光所及已不再荒枯。</br>    绿草成荫,繁花点缀,偶有鸟语虫鸣……却注定,无法回到当年那个比遐想还要梦幻的仙境。</br>    “神曦,我来看你了。”</br>    站在那座他亲手所立的墓碑前,云澈静静的凝望了许久。</br>    云无心数拜之后,安静的伴于父亲之侧。</br>    “当年,你用各种言语,各种方法去催促引导我的成长,要我超越龙白,超越世间所有……如今我已做到,却偏偏无法让你看到。”</br>    “甚至,我已永远无法知道,你如此待我的理由,究竟是什么。”</br>    “呼……”云澈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然后看着前方,怔怔而念:“【异云乱风拂明烟,与曦共拥万花眠】。”</br>    这般场景,已在他生命中永逝。</br>    云无心抬眸:“这是父亲当年为神曦阿姨所作的诗吗?”</br>    云澈轻轻念道:“云为我,曦为她,明烟是因她而一直轻笼着这片仙境的光明玄光,只是,我还在……却已玉陨烟消。”</br>    云无心动了动眉,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说道:“我不是很懂父亲当年和神曦阿姨的情感,只是觉得父亲的这两句……有一些轻狂轻佻,她听了不会生气吗?”</br>    “嗯,你说的很对。”</br>    对云无心的话,云澈完全的认同着,似乎被直接说入心间:“她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女子,比之千影和妩仸,都要胜过一些。当年初见她时的震撼,我终生都不可能忘却,也终生,都不可能再现。”</br>    云无心唇瓣惊讶的张开……胜过云千影和池妩仸,她想象不出,那会是怎样的一种惊世绝艳。</br>    难怪,那个曾经的龙皇,会痴</br>    恋她整整几十万年。</br>    “我那时知晓了她的身份,是世传‘龙后神女’中的‘龙后’,更知‘龙后’其实从未存在,只是龙白求而不得,欺世欺己的一种幻妄。”</br>    “而这样的神曦,却为我所折,还是她为主动。”</br>    “那时,我心间有很深的疑惑,有对龙白的忌惮……但更多的,是一种自傲,一种得意。”云澈自嘲的摇了摇头:“后来,我仗着她的温柔,在她面前会愈加的肆无忌惮,这两句诗,也的确是一种满是轻佻的卖弄,不过她当时并未生气,反而很难得露出了微笑。”</br>    那时微绽的笑颜,同样深深刻印于他的心魂。</br>    虽然距离那时也才十年,但此时思来,当年的自己,就像个幼稚自得的孩子。</br>    “无心,如果你见到了她,就会完全相信,这个世上真的存在仙一样的女子。只是……再完美的人生,也总会有着诸多的无奈和无从弥补的遗憾。”</br>    云无心的眸中满是向往。</br>    ————</br>    西神域虽为神界最大的神域,但云澈并没有带云无心停留太久。</br>    三个月后,他们便已离开西神域,向东而去,却并非直往东神域,而是在途径神界核心之时,踏入了太初神境。</br>    苍灰的天地,远古的气息,无疑在云无心的视线与认知中,铺开了又一个全然不同的世界。</br>    云澈带着云无心逐渐深入着太初神境,为她讲述着这里的历史与种族。</br>    太初神境中存在着无数的远古凶兽,纵为神主亦不敢轻易深入。而能带着初入神道的云无心肆意穿梭其中,当世基本也只有云澈能够做到。</br>    从来没有人能触碰到太初神境的尽头。但它有着一个被称作核心的地方。</br>    拜访完太初龙族,云澈便带着云无心,向那处记载中的“核心”之地而去。</br>    “无之深渊,传说是太初神境的中心。其本质,是一个极为巨大的空洞,能将坠入其中的一切都归为虚无,无论生物死物,甚至力量、空间、声音、光芒。所以,到那之后只可远观,千万不可靠近。”</br>    虽然有自己在侧,云无心也不可能靠近,云澈还是着重提醒道。</br>    说话之时,那抹坠向深渊的红影闪现脑海……他微一晃头,好一会儿才将之勉强驱散。</br>    “如父亲这般强大,也不能靠近吗?”云无心问道。</br>    “当然。”云澈道:“根据记载,在遥远的诸神时代,一个真神陨灭之时,其亡躯所逸散的力量会造成天灾般的厄难。因而为了制裁犯下不可饶恕之罪孽的神灵,往往会将之坠入无之深渊,直接化归虚无,没有痛苦,也没有后患。”</br>    “连远古真神都能完全湮灭,何况我呢。”</br>    “这么可怕!?”云无心深为惊讶,随之她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维持这个无之深渊的又是什么力量呢?连神都轻易湮灭……那岂不是一种还要远超神之位面的力量。”</br>    跟随父亲游历的这段时间,她对“位面”的理解也更加明晰透彻。</br>    云澈摇头而笑:“这同样是连远古真神都无法回答的问题。无之深渊是始祖神创世时所留,真正知道无之深渊奥秘的,也唯有永陨的始祖神了。”</br>    这时,云澈的身形忽然停滞,看向前方的目光中带上了几分异样。</br>    “父亲,怎么了?”云无心停身问道。</br>    “这个地方,居然能遇到故人。”云澈笑了一笑:“走吧,带你认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以及……一个脾气不是那么好的小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