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带着超脑回明朝TXT下载 > 带着超脑回明朝 > 第一百七十章众女的心思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七十章众女的心思


******

    其实李修远所说的计划之前有提到过,就是关于各种李修远根据脑中的资料所研究出来的各种商业技术的拍卖。

    这个计划是李修远早就在脑中构思好了的,只不过一直忙的没有闲暇,再加上过年和登基大典,把个李修远整的几乎可以说是脚不沾地。

    当然,过年之所以会这么忙,纯粹是李修远忙里偷闲,想要带着家人到处游玩散心,属于私生活。但公是公,私是私,李修远可不想把自己全部的精力和时间都花费在公事上,要不然他这皇帝当来还有啥意思。

    话说他当初跟脑说他想要权、要财、要女色,本就是为了享受而已。谁知道等自己当了皇帝之后,才现原来皇帝根本就不是那么好当的。作为一个粉嫩新人,不仅要学习当代的各种常识,其他一切知识也都得跟娃娃学语一样从头开始学起,那一段时间,当真是把他累的够呛,每天都过得跟做贼似得提心吊胆,唯恐自己哪里出了错露馅了。

    还好他总算挺过了那段跟当年地下党有的一拼的胆战心惊又极为艰苦的日子。如今苦尽甘来,朝廷大臣们都安安分分脚踏实地的给自己办事,神马党派之争啥的,在他眼里就跟浮云似得,三言两语就把他们整的服服帖帖。谁要是敢在他面前动小心思,除非不伤及到国家利益和自身的利益,否则立马就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只不过整个国家内政中,也就一个燕王朱棣,因为相隔距离太远,迟迟没办法解决,要不然李修远若只是想做个太平盛世的君主的话,现在早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奈何他是不做便罢,要做就做个轰轰烈烈的。既然老天爷把他从后世拉到了大明时代,他若不在自己的名字底下添上几笔光辉事迹,那就太对不起脑和广大劳苦大众,也对不起自己那远大的鸿鹄之志了。

    “拍卖会?”余忠生听完皇帝说的那个计划,先是愣了愣,脑筋一下子还没转过弯来。拍卖这个名词他还是第一次听到,但他从字眼上可以直接理解这个词的意思,因为ji院青楼里时常就有士绅富豪竞买红牌第一夜权,他自己本人也又去参加过。

    虽然拍卖这个词没听过,但余忠生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曾在陕北有听说过“扑卖”这个词以及相关的活动。所以皇帝只一这么说,他就大抵上明白了皇帝的意思。

    “扑卖”这个词源自于宋代一种全民热衷的博彩行为,小到衣物玩偶,大到车马宅院,出售时都搞“扑卖”。只不过这个词经过几代演变,渐渐变成了“扑面”。

    而与之类似的“扑买”一词原指的是投标夺买,是政府向商人、民户出卖某种征税权或其他权力的制度,也叫买扑、承买。

    在一系列的语音演变之后,它或许与我们今天常用的“拍卖”颇有关联。

    “嗯。拍卖,朕想向尔等商贾们出售一些商业技术。今日时辰已经不早,国丈又是星夜兼程赶至京城,想必身体已经乏困了,还是先去歇息,待朕与月滢大婚一结束,朕到时候再让你亲眼看看朕要向商人们出售的究竟是什么玩意吧,保证都是世人从未见过的稀罕玩意,而且绝对一本万利,想必不会让尔等失望的。”李修远笑着说道。

    “陛下金口玉言,草民岂敢妄自猜疑。既然陛下已如此说,草民自是愿为陛下效犬马之劳。”余忠生对于皇帝所说的话没有再深入的询问,既然连奇珍异宝都看腻了的皇帝都敢开口向自己保证这所谓的商业技术是世人都从未见过的稀罕玩意,他一介草民,给他一千个胆子,他也不敢去质疑皇帝的话,除非他是活腻歪了。

    “嗯。那国丈先去休息吧。小亮子,前头带路。”余忠生的态度让李修远心里觉得此人确实是个人才,凡事都知道点到为止便不再打破沙锅问到底,是个做大事的料,若给他一个好机会,想必成为大明的风云人物只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谢陛下。”余忠生躬身点了点头,和余月滢示意了一下,便随着吴亮退出了东暖阁。

    送走了余忠生,李修远让乾清宫里的当值太监把晚膳撤了下去。待东西收拾好后,正想和皇后及余月滢两人聊聊,没想到一个内侍走进房里,传报说是太皇太妃来乾清宫了。

    听到内侍传报,张美人居然来了乾清宫,李修远当场愣了愣,和余月滢两人对视了一眼,皇后和余月滢两人也怔了怔,此时身穿一袭蓝色宫纱的张美人已经来到了东暖阁门外。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歇息?”李修远起身迎上去,柔声问道。

    “明日陛下就要与月滢成婚了,妾身过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张美人柔情似水的双眸默默的注视着皇帝,长长的睫毛轻轻眨了眨,才将视线转移到余月滢身上,语气温柔的问道,“月滢,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谢谢太皇太妃娘娘,诸事都有内侍宫女们操办了,月滢自个倒是乐了个清闲,就不敢麻烦太皇太妃娘娘了。”余月滢看着太皇太妃居然来了乾清宫,不由若有深意的望了站在一侧的皇帝一眼,嘴角浮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余月滢本就是个不喜世俗约束的人,虽然皇帝和太皇太妃之间差了好几个辈分,按照世俗的道德规矩,那就是不伦。但在余月滢个人看来,两情相悦女爱,本就是人的天性,谁也阻挡不了,就好像当初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皇帝一样,如今既然皇帝和太皇太妃一个郎有情一个妾有意,她又有什么理由去阻止他们之间的爱情呢。她甚至在心里想过,是否要暗中为他们二人创造机会。毕竟不在乎世俗是一码事,并不代表世俗1un理道德的约束力量就不存在了。起码而言,余月滢十分肯定,一旦皇帝和太皇太妃之间的关系被曝光在世人面前,世间的谩骂和讥笑,乃至与指责都是绝对少不了的。

    越1un理的爱情,注定是一场刻骨铭心的悲剧。每当余月滢看到年纪轻轻就守了活寡的姿色绝艳的太皇太妃眉宇间那一抹淡淡的哀愁时,心里就大为不忍。

    “哦,说的也是,倒是我忘了。”张美人轻轻颔,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感伤,似是自言自语般喃喃道。

    “太皇太妃娘娘说的哪里话,你能想到给月滢帮忙,月滢心里很感激。现在时辰还早,若是太皇太妃还有闲暇,不若一起坐下来聊聊天吧,对于大婚一事,月滢心中还有诸多不明呢,太皇太妃娘娘正好给月滢传些经验,免得明日犯错出糗。”余月滢的目光在皇后、皇帝以及张美人三个人身上转了转,走到张美人身边,拉着她的手走到平日皇帝的专用御席上,然后朝皇帝使了个眼色,示意李修远坐到张美人身边,自己则坐在张美人下侧,皇后就坐在皇帝的另一边。

    如此一来,就变成了皇帝居中,皇后和张美人一左一右两侧,余月滢和靳殷馨分坐两旁,一男五女,恰恰刚好。

    对于余月滢的刻意安排,李修远是心知肚明的,对余月滢不禁有些愧疚,毕竟明天就是他和余月滢的大婚之日了,这成婚前夕居然还要准新娘帮自己牵桥搭线创造机会,未免太委屈了一些。有心想拒绝余月滢的特意安排,但看着余月滢的眼色和张美人楚楚可怜的眼神,李修远的心顿时软了下来,原本想开口说时辰不早大家都先去休息的话立刻默默的吞回了肚子里。

    在座的女子中,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角色,皇后常年在皇室贵族中行走,靳殷馨常年混迹民间,察言观色之道都可说是炉火纯青。余月滢这么刻意一安排,尤其是出于女人的直觉,原本对皇帝和太皇太妃之间的关系一无所知的皇后和靳殷馨立即现了其中的关键问题所在,只不过这些暂时都还只是她们的猜测,而且若是她们的猜想是真的话,那就未免太过惊世骇俗了些。皇后马玉洁不敢相信皇帝和太皇太妃两人之间竟有暧昧关系存在。

    一时间,东暖阁里的气氛忽然变得有些沉默,安静的只有众人微弱的喘气声。

    余月滢忽然有些后悔自己做出的表现,本来还想给皇帝制造机会的,谁曾想,自己居然低估了女人的直觉,不仅没把机会制造成功,还把皇帝和太皇太妃的关系不知不觉间暴露了出来,不由用歉意的目光望了皇帝一眼。

    也许现在大家都心知肚明了吧,在场众人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把皇帝和太皇太妃之间的关系挑明,毕竟这是无论如何都上不了台面的事情。

    “谢谢。”张美人也知道自己对皇帝的感情恐怕瞒不过在场的众人,尤其是余月滢的作为更让她明白,只怕余月滢早就知道了自己和皇帝之间的关系,只是一直没说出来罢了。因而微微晕红着脸,轻声的悄悄对余月滢说了一声谢谢。

    余月滢也要嫁给皇帝了,这让张美人心中的忧愁一日赛过一日,她也说不清自己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看着余月滢和皇帝两人光明正大的眉目传情卿卿我我,她心中就艳羡不已。

    原本她还想着把自己对皇帝的感情深深的藏在心底,谁知道那一次温泉之行,皇帝的大胆举动如同铁锤般一举敲碎了她苦苦压抑着的心,让她从此一不可收拾,再也难以克制自己的感情。

    明天皇帝大婚,大家都凑在乾清宫中里头,就她一人孤零零的呆在慈宁宫,实在是寂寞难耐,心中迫切希望能够见到皇帝,于是想了又想,考虑了又考虑,她最终还是鼓足了勇气,来到了乾清宫。

    孰料,这一来,却把自己的心事毫无保留的显露在了大伙面前。皇后会怎么看自己?余月滢会怎么看自己?靳殷馨怎么会看自己?皇帝又将如何处理这个尴尬的局面?

    想的越多,张美人心中就愈忐忑不安,大为后悔自己的鲁莽行为。可是错已铸成,她又能怎么办?或许在她心里,她的潜意识中其实很希望能够知道皇后和皇帝究竟会怎么看待和处理这件事吧。

    “大长公主已经安歇了吗?”半晌无声的沉默之后,皇后马玉洁忽然扬了扬头,抬手将额际的头往后拢了拢,仿若无事人一般,神情自然的望着张美人问道。

    “是的。今日陛下登基大典,青儿疯玩了许久,精神乏的很,一吃完饭就睡着了。”张美人强作笑颜着说道。皇后若无其事的样子让她一直悬着的心偷偷松了口气,但紧随着的却又有一点浅浅的失落。

    不过皇后既然对自己和皇帝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想来也已经是皇后身为一个妻子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只要皇后不明白的严词拒绝和阻止,那就代表着她是默认了自己和皇帝的关系展。想到这,张美人的心情顿时又愉悦了一些。

    “虽然是大长公主,但终究还是孩子,贪玩一些也是应该的。”皇后轻声笑了笑。兴许是她也想到了她那个宝贝儿子吧,嘴角满满都是满足幸福的笑容。或许皇后说的这句话只是无心之言,但落在她人耳中,衬着房间里的暧昧气氛,却总给人一种一语双关的感觉,好像意有所指,又好似只是纯粹的就事论事,态度模糊的让人有些云里雾里的摸不透,也不知皇后到底是同意皇帝和太皇太妃还是不同意,“太子今日也是玩的够起劲,一下了课就再也收不住心了,管都管不住。现在这孩子啊,还真是不好管教。”皇后仿佛没现众人的探寻的目光般,笑着说道。

    “皇后娘娘说的倒是实在话,想当年咱们年幼之时,谁还不个个都是疯孩子啊。只是随着年岁渐渐长大,那无忧无虑的时光可就再也回不来了。”待皇后的话音落下,坐在一侧的靳殷馨也凑热闹道。
《带着超脑回明朝》相关推荐:赘婿红楼春天唐锦绣梦回大明春朕又不想当皇帝绍宋武神主宰新书小阁老某强化的上条当麻 娘子且慢凄美纪元 逍遥奇兵录这个天下我做主末世幸福生活录 八一八我们公司的男人们北宋有个好弟子地狱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