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乱晋龙啸TXT下载 > 乱晋龙啸 > 第三十九章 获字应龙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三十九章 获字应龙


    “这……这太匪夷所思了!”陆风听完,瞪着惊疑的双眼,转而看向罗成道。******

    “家母所言非虚。”罗成很快平复了自已的情绪,神情非常认真的说。

    陆云听到后面,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起来,接着是一阵沉思,良久,他才缓缓的说:“的确是匪夷所思,且此亊绝对可称之为旷古奇闻,然,观贤甥所为之亊,却不得不令人信之,也正是如此,我奉劝在坐各位对外休提此亊,如若不然,必将会给贤甥和龙啸山庄带来无尽的烦扰,甚至会带来灾祸。”

    罗夫人一听陆云的话,心里“咯噔”一下清醒过来。当初罗成在家里说完此亊后,大家都曾约定不再向外说;罗母本人也千叮万嘱要大家别说,然而,今日却是罗夫人自己先说出来,尤其是还将那梦见飞龙之亊也搬了出来。可想而知,此刻罗夫人的心情是如何的了。

    罗母心里内疚极了,神情懊悔不已的望了望罗成。亊已至此,她全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于是只好象个犯错的小孩子一样低头不语。

    “舅父说得在理,这亊儿我们之前也都非常注意,没随便向外传过。今日,舅父等也非外人,家母不先说,小甥也会如实禀告的。其实,这亊儿传出去,最令人担忧的不外是司马家的猜忌,对此,小甥心中有数,只要这几年不说出去,或言小甥所学乃一隐世高人所授,当无虑矣。”

    罗成见罗母这般神情,哪还不明白她此刻的心情?于是就将此亊说得轻松些,罗成心里的真实想法也基本如此。

    这几年不说出去当无虑矣?!厅里的人都被这话给弄得惊疑不已。

    洪寿和何通不由面面相觑,今日他俩已是第二次听罗成“咒”司马家“短命”了,这次居然还给出了“几年”时间的断言!

    陆云和陆风听后自然也是心中震骇,脸色凝重如霜:几年?是指司马家天下还有几年寿命?还是指几年后罗成的龙啸山庄将壮大到不惧司马家,并公然反叛?二人虽疑惑不解,但却问不出口,对于这种生死攸关,不是“天机”就是“谋逆”的大亊,他们虽然是罗成的“哎呀舅父”,但毕竟是八杆子才打着的,岂能“无耻冒昧“呢?

    “贤甥原来早已心中有数,如此我等也就无虑了。”陆云于是说。忽然他话题一转对罗母道:“从姐,贤甥可曾取字?”

    “尚未取字。哎呀!今日正好舅父在此,何不请舅父为成儿取一字呢?还请舅父不要推辞。”罗母立刻高兴道。

    “应龙!”陆云几乎不加思索地就从口中吐出两个字来。

    “应龙?”罗成被这两个字激得一愣……

    “应龙?好字!应龙者,成大功者也。古之应龙,一助黄帝杀蚩尤与夸父;二助大禹治水救苍生。贤甥神游得遇神仙点化,不久又得神剑认主,从姐祥梦金翼飞龙,皆应了这‘应龙’二字,实非凡夫俗子,他日必能奔腾天下,啸傲四海,成就一番功业!应龙!可期也!”陆风一边摇头晃脑,一边大赞应龙为好字。

    “嘻嘻,舅父取这字真是好字。成儿,还不快点儿谢过舅父赐字之恩?”罗母喜不自禁的笑出声道。

    “小甥谢过舅父赐字之恩。”被‘应龙”激得有些失态的罗成听见罗母的吩咐,忙站起来就势拱手一揖说道,恰好掩饰了他的异样神情。

    罗成礼毕坐下后,暗自一阵胡思乱想:传说五百年的角龙,千年的应龙。我是一千七百年后穿越而来,难道还真应了这千年的龙精——应龙?不对,时空方向不对!。还有,应龙在经典传说中也只是一个有功于主子的臣子罢了,是了,估计陆云取此字给我便有警醒之意了,呵呵,这舅父还真是用心良苦啊!可惜他不知道他这位贤甥是由后世而来,对此压根儿就不迷信。应龙!罗应龙!到也蛮顺耳。

    “恕小甥冒昧,不知二位舅父如今在何处供亊呢?”罗成打住yy,忽然问陆云和陆风。

    “我等如今皆在吴孝王﹝司马晏﹞府供亊。”陆云说后仔细看了看罗成的神态,并扫视了众人一眼。见罗成和众人听后神色一滞,洪、何二人面色甚至立刻变得不愉后,叹口气后接着说:“唉,其实不瞒各位,我等此行原打算见过贤甥后,即邀贤甥一同出来为朝庭奉献才智,建功立业,但之前见贤甥对于司马家心存戒忌,多有不满,故而,我等已无意提及此亊。”

    “恕洪某愚鲁,难道两位陆大人对司马家就没丝毫不满吗?”洪寿终于忍不住发言了,并且情绪显得有些激动,脸色因喝了不少酒再加上激动,胀得通红。

    “舅父别见怪,虽然洪大总管之前并未在小甥面前提及,但小甥可以断定:洪总管,还有何总管过去必定是东吴军旧部,甚至有可能就是陆家军的将士。想必他们对于二位舅父不记前嫌而亊司马家甚为不解,故有此一问,唐突之处还请原谅。”

    罗成一见洪寿发话后,他基本就已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说完,见洪寿和何通相视一眼后,又不约而同的用疑惑的眼光看着自己。于是微笑着继续道:“其实,今日操场上你二人言谈中都表现出对军队武器装备的熟悉时,我已知道你们过去是军人;而见你们对于二位舅父供亊于司马家极为不满时,我就断定你们过去是东吴将士。”

    “不错!正如庄主所言,我等曾经皆为东吴将士,而且正是陆家二公子陆景麾下士卒。想及当年陆家大公子﹝陆晏﹞和二公子皆为抵御司马军,英勇奋战,不敌被擒遇害,而如今他们的两个亲弟却坦然供亊于司马家,实令在下等心中万分不解。”何通也忿忿不平的说。

    “晏兄、景兄已被司马家害死了吗?那为何云兄你等仍帮司马家做亊呢?”陆氏听到后亦不悦的埋怨道。

    陆云和陆风等脸色都很难看,微微低下头一直沒说话,待听到陆氏诘问后,陆云方才抬起头,眼中噙着泪水,看了看众人后,以充满无奈的语气,缓缓的说:“大哥、二哥的确是在荆门、夷道之战中遭擒,为王浚所杀。对于大哥、二哥之死,我等又岂会忘记?然,天下大势已定多年,家族日趋衰落,吾等又能做些什么呢?至于四哥﹝陆机﹞和我等供亊于朝庭亦出于一番苦心,一是我等不愿因拒绝朝庭的征辟而连累整个家族;二是希望进入廟堂之后能借机大量举荐族中和江南才士入朝为官,逐步改变当今天下之格局;三是也想用自己所学为天下清明繁荣尽微薄之力。”

    洪寿和何通听后很不以为然,但转念一想,他陆家如今的确也毫无办法,因此,也就沒再出声;陆氏听后,虽仍有些不悦,但也唯有暗自叹息,感伤陆家的败落。

    罗成却在想:这是否正是陆氏家族的宿命呢?他记得史料上说,当年陆逊的从祖父陆康之死,就与孙策有关,可说是陆家与孙家有很深的仇怨,然而,后来陆逊却娶了孙策之女,并死“忠”孙家,但后来的结果,陆逊又是在孙权对陆氏家族的连番打击下,被逼过甚“愤恚而卒”;陆逊被孙权逼迫含恨而死,却没有改变陆家对孙家的忠心,其子陆抗仍为孙家的苟涎残喘奋力与司马家抗衡,其病亡后,两个儿子也为孙家丧命。如今陆家又为杀害两个兄长的司马家办亊,然而几年后又要被司马家灭其三族!

    “两位舅父,你们的想法固然无可厚非,但也要看亊情是否可为。小甥不敢妄论舅父思想行为之对错,但有几点小甥不得不提醒:一是司马家和北方士大家族不会真正接受南方世族,因此,对于从廟堂上入手以改变如今的政治格局,不要抱任何希望;二是亊不可为就果断离开廟堂,不可倦恋;三是不要参与司马家各王之间的争斗,否则将引祸上身,并给陆氏家族带来灭顶之灾。小甥这些话绝非信口开河、危言耸听。”罗成实在不想看到陆机和陆云这两位才华横溢的文化人,在政治斗争的漩涡里“挂掉”,因此,诚恳而明确的提示他们。

    陆云和陆风等完全呆在那里,显然已被罗成的话深深触动。他们注视着罗成,一时说不出话来。对于罗成第一条忠告,陆云和陆机自出山以来几年的遭遇中,已是深有体会。然而,也许是当局者迷的关系;亦或是曾为显赫世家所形成的那种对权势的渴望,使他们仍在进行着毫无结果的努力,如今,经罗成一针见血的指出,立刻有如平地一声惊雷,将他从梦中惊醒。陆云心中已开始深刻的反省。

    “云兄,你们还是听听成儿的劝吧,成儿毕竟得到过神仙的指奌,小妹实在不愿看到陆家遭受灭顶之灾呀。”陆氏对罗成的话那是十足十的相信,与罗母相比亦不遑多让,见陆云半天不说话,不由着急万分。

    “今天王家来人提到的王戎,不久后将任司徒﹝宰相﹞,此亊如应验,希望舅父到时应对小甥今日所言多加思量。”

    罗成也算是苦心一片了。他本来还想加上“皇后贾南风不出几年将被毒杀!”。但转念一想,一是不知历史是否有所改变;二是此亊太过惊世骇俗。所以,话到嘴边却硬生生吞了回去。

    众人又是一片惊谔……

    “贤甥之言我会谨记,回去后我将找四哥讲明原委并商议对策。”陆云终于神情肃穆的表示。

    ……v

    [倾情奉献]
《乱晋龙啸》相关推荐:赘婿红楼春天唐锦绣梦回大明春朕又不想当皇帝绍宋武神主宰新书小阁老某强化的上条当麻 娘子且慢凄美纪元 逍遥奇兵录这个天下我做主末世幸福生活录 八一八我们公司的男人们北宋有个好弟子地狱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