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报应

老天,她还活著吗?他没事吧?一会担心自已,一会又担心苏紫夜的安全。//\\

唐甜抚不平自己剧烈的心跳与受惊过度的心神。

坐在公车上,那一口气却怎么也松懈不下来。她现在最想去床上躺著,睡眠有助心神安宁。

如果她不是女人,他可能会揍她一顿了吧?但他那眼光也表达得够彻底了;原来眼神是可以杀人的。

在她说完那些话之后,所得到的结果比她预料中更惨痛许多。将自己打成了冷血而自私的身份,却不见得可以得到她要的效果,反而扼杀了苏紫夜对她的任何好感,无妨的,一直以来她早知道他与她注定无缘,再糟也有限了,这不一直是自已想要的结果吗?对了,这样是最好的了。

但……他狂怒烈恨的眼神,他那伤心yu绝心碎的眼神在凌迟著她的良心与感情,不必动刀动枪,他用他的肢体语言表现得很彻底,那眼神至今仍让她打哆嗦,也让她为之心痛不已。

无论如何,事情是到这步田地了,她宁愿往好的方面去想:他不会再回来找她了。但,心情为何是怎么也轻松不起来?

“妈咪,你为什么要骗我爸爸?”唐睛终于说话了,话语里明显地带着不满的情绪。

唐甜这才想起抱在怀里的唐睛,看着唐睛不满的样子,唐甜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是的,睛睛是知道苏紫夜是她爸爸的,自已也一直没有瞒过她什么,包括如果和自已在一起生命他爸爸会有生命危险的事她也知道,只是她虽然知道,却不代表她可以理解自已为什么要说慌话,虽然睛睛是天才,可她毕竟还没有天才到可以理解大人们的心事。唉!这可怎么才好,思想半天才对唐睛解释了起来。

唐睛眨着眼睛听完了妈妈的解释后低下了头,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一定要说假话,直接对爸爸说明白不好吗?

看着女儿那一知半解的神情,唐甜心里叹了口气,只希望这事别在女儿心里产生yin影才好。

坐在驾驶室里,苏紫夜只觉得眼前一片迷雾一样,沮丧地闭了上眼睛,脑子里一片混乱,他明显地还没有从打激中脱出身来,唐甜的结婚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他还是没能接受这一现实,只是不能接受也罢,这毕竟确实是现实。我怎么办?我怎么办?的敲了敲自已的头,还是无法理出任何头绪。

手机在这时不合时机地响了起来,他象没有听到一样,任凭手机铃声响个不停,这时的他没有任何要接电话的想法,他只想好好地睡过去,就这样睡过去。

可手机的铃声好象故意要和他做对一样,就这样不停地响着,终于在下一刻苦苏紫夜忍无可忍地接通了电话。

“喂!你最好有非让我接电话的理由,不然你玩完了!”苏紫夜暴怒地对着电话喊道。

“哇噻!老大你不是吧?我好不容易查到了嫂子的消息,满以为你会奖历我一下,你却用这种态度对我,真是让人伤心啊!”是岳子忠的声音,对于苏紫夜的态度吓了他一跳,他不知道谁又把苏紫夜惹成这样。

“查到了又怎么样,只不过是更让人伤心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