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群雄割据 第一百五十一章 貂蝉发嗲

美人到手,陆风便不去打猎了。。qb⑤.白天陪着蔡琰解闷儿,晚上便去和慕容秋缠绵。

而蔡琰发现陆风这几天竟不急躁了,神态也很正常,便很是奇怪。于是,命小丫环一打听,才知道陆风每天晚上都去慕容秋那里住。

了解了事情的真相,蔡琰便暗叹:下手还是晚了,竟让别人先钻了空子。

蔡琰想了想,便吩咐貂蝉如此如此。

这一天吃过晚饭,陆风正想去慕容秋那里过夜,就见貂蝉的小丫头钗儿来找自己,说小姐有请。

无奈,陆风只好先来找貂蝉。

而陆风一进屋,钗儿便关上门退了出去,并且,陆风也没有看到貂蝉,只是听到屏风之后有隐隐的水声。

难道,貂蝉在沐浴?

陆风最喜欢的,就是女人在沐浴之后的那种清水出芙蓉的清新自然之感,所以,为了迎合陆风,蔡琰几乎每天晚上都沐浴。并且,还在水中洒很多香粉。

所以,一听到水声,一闻到香气,陆风便不由自主的痴了。

见陆风进屋之后半晌没有反应,貂蝉便轻唤道:“子城哥哥?子城哥哥?”声音虽不是十分的妩媚婉转,却也异常的勾人心魂。

貂蝉唤了两声,陆风才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于是,陆风忙道:“妹妹找我有事吗?妹妹,可是在沐浴?”陆风说完,忽然觉得自己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貂蝉格格一笑,说道:“没有事情,我就不能找子城哥哥了吗?”

一听貂蝉这么说,陆风也觉得自己问得有些唐突了。

随即,陆风便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多有不便。”

陆风说完,貂蝉便又格格一笑,说道:“那子城哥哥去秋儿那里就方便了?”

听出貂蝉话里有话,陆风便开始琢磨着貂蝉叫自己来的用意。

见陆风半晌不言语,貂蝉便又问道:“子城哥哥在想什么呢?”

一听见貂蝉撩水的声音,陆风便恍然了。

于是,陆风便快步上前,绕过屏风,来到了貂蝉面前。

“子城哥哥,怎能,怎能这般无礼?”见陆风竟然站在了自己面前,眼神直直的看着自己洗澡,貂蝉便红着脸,喘息的说道。同时,貂蝉也连忙把身子蜷进了水里,只露出了一个脑袋。

可是,尽管如此,陆风还是对貂蝉美妙的侗体一览无余。

空气,在这一刻便窒息了。

因为,陆风见到的,根本就无法用笔墨来形容。

陆风只觉得在缓缓水纹的深处,是一个美妙的灵魂在涌动着,而她在喘息之间,便将整个世界洗涤了一遍,只留下一抹醉人的馨香,在陆风的胸口上久久的缠绕着。而那一抹馨香,霎时便封闭了陆风全身的所有神经。

貂蝉出浴,倾倒众生。

陆风没有流鼻血,因为血液已经凝滞了;陆风也没有流口水,因为口水已经断流了。

陆风只是象一尊雕像一样,立在了貂蝉面前。

见陆风象一根木头一样,直挺挺的站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