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夜雨打金荷

释题:

杯是只普通的陈年木杯带着些细微的木纹与光泽像是人世间那些小小的痴迷与眷恋不忍释手的、却又如此可怜的快乐与流连。

雪还是多年前那场天涯初雪握杯的指是寂寞的。而多年前的雪意似乎有一种穿透岁月的寒凉能把一切冻结成深致久远——像这只不动的握杯的手还有,友情。

江湖中还有谁记得这段杯雪之交?

喝下这一杯酒故事的开始是这样的……

题记

十载披澜唱楚些

长河南北天断绝

不信此心犹耿耿

请看天日昭如揭

回眸顾

久离别

缇骑宁有是非耶

满怀冰玉一杯酒

猛忆初雪旧年节

题记

极浦一别后

江湖怅望多

相忘谁先忘

倾国是故国

揽风如挽袂

执手似初呵

人间但存想

天地永婆娑

楔子

南宋高宗绍兴二十五年。这一年对于家住江浙闽赣的老百姓来说还是相对平静的一年。南渡初年的战乱在记忆里已渐渐沉埋下去恼人的只剩下田租国赋、水旱虫灾但这些毕竟是软刀子慢慢割来习惯了,也就不觉得疼了正好让这些主子们安乐于上小人们承顺于下渐渐倒有些承平时节的太平景象。听说淮北那边的金人这些年也锐气渐挫不复从前。茫茫江湖天堑南北一时之间更多了些趋利竞名之徒少了些悲歌慷慨之士。人人争相打理的只是自己的有限生涯区区小命倒没谁去注意什么立身报国的大计了。

没错这是个乱世。来日的大难——金人一旦渡江如何?朝廷宫闱内乱如何?君相猜忌日深如何?赋敛不断追加直欲破家如何?……任谁都把握不住一个结果。但正是为此人们才更要抓住这转瞬即逝的过眼繁华。有如楼外楼中朱妍的歌舞绝世风华、惊鸿过眼人人都知道那只不过是一曲光景任谁也留不到水止云停。但为了那一曲不知有多少绿衣年少、达官显贵、僧儒名士、山野高人不惜千金竞价列坐楼头求的也只不过是那一睹之快——再没有人会去算计为这一快、破去了光阴多少又消磨了壮志几何。

这是个虚假太平的年代是动荡之间的间隙。只有朝廷还在虚饰着国泰民安的盛景做着四方整肃的美梦。其实陇头陌上岂能尽是顺民?不信——纵然是村童野老也多爱听上一段红粉名侠的故事却不知那些沉郁顿挫、豪荡感激往往正是生在他们身边……

这天、江苏一境吴江之上正漂下一只小小乌篷。吴江本属于太湖支流水清波缓但这些年屡遭铁蹄践踏也曾几度一江流赤。从船上望去两岸良田多生衰草民舍寥落雨晦天暝。船上人叹了口气低吟道:“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这句话出自《诗经》是哀悼国亡势微的意思。船上人看来像是个读书人身材长大衣衫简净虽是个文士装扮却不见雕虫之气。小船沿着南岸下行沿途道路很少见人只因近来消息谣传:多说金兵南下不日即至所以一路上商旅